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研究虚拟文献馆

前瞻. 客观. 包容. 中性. 冷峻

 
 
 

日志

 
 
关于我

建立“知青研究虚拟文献资料馆” , 为利用业余时间或退休后研究知青问题的非专业人员提供一个查询资料的平台 : (1)本馆资源基本来源于国内外公开的数据库、学术机构网站和出版物。 (2)所有论文观点均来自作者,本馆保持中立。 (3)欢迎推荐优质文稿。 (4)如涉及著作权问题 , 请告知。 (5)本馆不含敏感信息内容(或根据要求删改)。

网易考拉推荐

苏泽龙:艰苦奋斗 自强不息—— 试论知青历史研究的文化构成与叙述  

2015-11-12 22:41:23|  分类: 综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艰苦奋斗 自强不息—— 试论知青历史研究的文化构成与叙述

山西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苏泽龙

 

摘要: 历史研究的问题是应该把历史现象放到文明的范围内加以比较和考察才能说明自身的历史问题,其中文化构成一个文明社会的精髓。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发展史所创造的辉煌灿烂文化中,艰苦奋斗、自强不息已经渗入中华民族的精神血脉中,成为中国文化不可或缺的精神因子。起源于50年代的知青上山下乡,主要显现的是其所经历的艰苦历程与自强不息的文化品质。
关键词: 知青 上山下乡 历史 文化

        汤因比(Arnold Joseph Toynbee)在《历史研究》一书中指出,“以往历史研究的问题是把民族国家作为历史研究的一种范式,而这种固定思维大大限制了历史研究者视线范围。事实上,一个民族国家应该把历史现象放到更大的范围内加以比较和考察才能说明自身的历史问题。因此,这种更大的范围就是文明。文明是具有一定时间和空间联系的某一群人,可以同时包括几个同样类型的国家。文明自身又包含政治、经济、文化三个方面,其中文化构成一个文明社会的精髓。”1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是当代中国历史中的重大事件之一。庞大知青群体的产生是在一定社会时空背景下产生的,新中国成立后,社会、经济的发展尚处在严重不平衡状态,各项事业百废待兴,作为社会建设的中坚力量,当年知识青年是带着热情、理想、文化知识去改造农村社会的。因此,在知青与农村社会的互动过程中所凝结的历史文化理应成为学术界进行当代中国史研究的一个重要议题。
        一
        在中华民族五千年发展史所创造的辉煌灿烂文化中,艰苦奋斗精神是对民族文化最典型的诠释。“曩古之世,无君无臣,穿井而饮,耕田而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2先民们在恶劣的自然环境中与困难作斗争的艰苦努力,成为整个民族生存的历史行为范式,并由此而演绎成为以艰苦奋斗精神为主要内容的传统文化核心。从中国的历史长河来看,传统典籍诸如《春秋》、《左传》、《二十四史》等对历史经验的总结,也是对整个民族艰苦奋斗精神的集中解读。尤其是在近现代史的记录中,艰苦奋斗精神在侵略与反侵略,压迫与反压迫的斗争进程中高度升华。
        在原始朴素的文化记载中,远古的 “盘古开天地”、“女娲补天”、“夸父追日”、“愚公移山”、“精卫填海”等传说就已透视出中华民族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雏形。《周易》说“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意谓:天(即自然)的运动刚强劲健,相应地,君子处世,也应像天一样,自我力求进步,刚毅坚卓,发愤图强,永不停息;“君子进德修业,欲及时也”。“终日乾乾,与时偕行”,说明世界永恒变化的性质,即是人应自强不息的根据。《诗经》上说:“周虽旧邦,其命维新”、“自求多福”;汤之盘铭所刻“苟日新,日日新,又日新。”;孟子也说“自弃者,小可与有为也”; 《西畴老人常言》中的“与日俱新”;《离骚》“路曼曼兮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唐人李咸用在《送人》一诗中写道:“眼前多少难甘事,自古男儿当自强”;等都说明自强不息民族精神所的内涵。
        从西周到清代,自强不息的思想内涵深入人心,其刚健进取的观点推动了中国民族精神的进一步发展。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对历史经验的总结使艰苦奋斗与自强不息的精神得以积淀和传承。
        作为一种精神力量,自强不息已经渗入中华民族的精神血脉中,成为中国文化不可或缺的精神因子。张岱年认为,中国文化的基本精神有四点,其一就是刚健有为。1914年,梁启超先生在清华大学作题为“君子”的演讲时,即以“自强不息”为中心,激励清华学子发愤图强:“君子自励犹天之运行不息,不得有一曝十寒之弊,且学者立志,尤须坚韧强毅,虽遇颠沛流离,不屈不挠;若或见利而进,知难而退,非大有为者之事,何足取焉。人之生于世,犹舟之航海,顺风逆风,因时而异。如必风顺而后扬帆,登岸无日矣。”
        二
        有关于知青上山下乡的研究有两个重要的历史时间点。“一是1955年4 月,团中央代表团在访问苏联时了解到,苏联在 1954年开展了大规模垦荒运动,动员了 27 万城市青年移民垦荒。此举既解决了粮食短缺,又解决了城市青年就业问题。代表团回国后,向党中央汇报了苏联的做法,得到毛泽东的首肯。于是在1955 年 8 月,有 60 名北京知识青年率先组织志愿垦荒队,在黑龙江省萝北县大荒原上开始了垦荒种粮。”3另一个重要的时间是1968年12月22日《人民日报》刊发了一篇题为《我们也有两只手,不在城市吃闲饭!》的文章,并在编者按中引用了毛泽东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很有必要。要说服城里的干部和其他人,把自己初中、高中、大学毕业的子女,送到乡下去,来一个动员。各地农村的同志应当欢迎他们去”的指示,并称颂“这是一种值得大力提倡的新风尚”。全国各地随即掀起了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热潮。
        起源于50年代的知青上山下乡,是在20 世纪 50 年代,整个国家艰苦奋斗的历史背景下开展的。新中国成立后百废待兴,当时国家领导人对中国国情有比较清楚地认识:“我国是在小农经济基础上开始大规模工业建设的。小农经济是分散的半自给的经济,生产水平不高,商品率很低4,中国的十亿人口有八亿是农民,在这样的一个国家中建设,没有现成的经验可以借鉴,“我们必须认识这一点,看到这种困难。现在真正清醒认识到这一点的人还不多。”5“中国是个大国,又是个小国。所谓大国就是人多,土地面积大。所谓小国就是中国还是发展中国家,还比较穷。”6
        而新中国建立初期,经济发展的过程也并非是一帆风顺的,表现为从1953年到1960年国民收入相对平稳,处于恢复生产时期。1961年至1963年经济发展一直处在低谷期,到1966年国民收入绝对量水平才有所恢复,随后又进入低谷,1968年为谷底。从1956年开始,党中央把加快农业发展作为解决中国就业问题的主要出路。1956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提出的《1956年到1967年全国农业发展纲要(草案)》中提出:“城市中的中、小学毕业的青年,除了能够在城市升学、就业外,应当积极响应国家的号召,下乡上山去参加农业生产,参加社会土义建设的伟大事业”7。这一时期国家大幅度地压缩基本建设,对部分企业实行关停并转。“国有企业在1961年减少2.5万个的基础上,1962年又减少1.8万个;基本建设投资1960年为384亿元,1961年减少到124亿元,1962年进而减少到68亿元”8国民经济的收缩,从1962年起,国家就开始有组织,有计划地动员城镇青年下乡插队。1963年10月,中共中央、国务院《第二次城市工作会议纪要》中指出:“安置城市需要就业的劳动力,主要方向是下乡上山,下乡上山的主要办法是到农村人民公社插队。”9
        三
        有关于知青研究性质的文章最早是崔武年、阎淮发表在1986 年《青年研究》的题为《谈谈“老三届”》一文,作者通过对“知青”这一代人的教育基础、特殊经历和现实状况作了分析和论述,认为“知青”是“自觉对社会负起责任”,“经过磨难、经过反思的一代人。”10之后,出现了诸多的带有研究性质的知青史回忆录和口述史之中,代表性著作有《风潮荡落: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运动史》(杜鸿林,1993)、《知青备忘录:上山下乡运动中的生产建设兵团》(何岚,史卫民,1996)《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始末》(顾洪章,1997)、《中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大事记》(顾洪章,1997)、《中国知青史:初澜:1953一19686》(定宜庄,1998)《中国知青口述史》(刘小萌,2004)等,这些著作相对客观的记录了知青运动前后各项有关史事,真实地构成了知青上山下乡运动的历史记忆。
        作为历史研究载体的知青共同记忆,主要显现的是其所经历的艰苦历程与自强不息的文化品质。经历了特殊的知青岁月的这代人,具有比上一代以及下一代更丰富的人生阅历和艰苦生活的砺炼,“从六月初芒种开始进入一年中最忙最累的时期,割麦打场连轴转,每天只能睡四五个小时,割一天麦子下来累得腰都直不起来,最要命的是我们的粮食在这最较劲的时候吃光了,而夏粮要过些日子才能下来,找到公社给批了三十斤扶子,我们以二斤换一斤的比例换了点玉米还有点豆饼掺着蒸窝头吃”。11 “他们不但要忍受自然环境的恶劣,还要忍受物质生活的贫乏,不但要抗争漫天的风沙!刺骨的寒冷对身体的折磨,还要接受艰苦的住宿条件!饮食条件,更主要的是承受日复一日体力劳动造成的疲劳和苦累”用他们自己的话说,就是“有了这杯酒垫底,什么样的酒都能对付”,12
        对于知青群体的集体记忆来讲,虽然恶劣条件与艰苦生活的经历给他们留下了终生难忘的体验,其实最令他们惊叹的是自强能力。因此,“他们既然比其他代的人吃过更多的苦,便理应比其他代人更优秀。”13如何用历史的语言叙述这一段不平凡的经历,如何在历史叙述中对已经形成的知青文化积极重构,如何在中国当代历史研究中凸现这一文化构筑的过程,这应是学者共同思考的问题。
        知青由于经历了上山下乡运动,被型塑为“思考的一代”,因为他们具有中国政治、社会和经济现实的经验。一个人的经历是人生宝贵的财富,一个群体的记忆是整个民族珍贵的财富,知青所经历和创造的艰苦奋斗自强不息的精神财富是当代中国历史中不可或缺的一个部分,一个最为珍贵的文化内容。客观地评价上山下乡,弘扬千百万知青当年用汗水、热血以致生命凝聚、铸就的知青精神,鼓励现在的年轻人奋发向上,是历史赋予我们知青文化的使命。“只有对上山下乡的深入研究,才能把知青研究引向一个较高的层次”14


*作者简介:苏泽龙,男,1971年生,山西太原市人,山西大学副教授,历史学博士,硕士生导师

2015博鳌知青论坛

  评论这张
 
阅读(94)|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