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研究虚拟文献馆

前瞻. 客观. 包容. 中性. 冷峻

 
 
 

日志

 
 
关于我

建立“知青研究虚拟文献资料馆” , 为利用业余时间或退休后研究知青问题的非专业人员提供一个查询资料的平台 : (1)本馆资源基本来源于国内外公开的数据库、学术机构网站和出版物。 (2)所有论文观点均来自作者,本馆保持中立。 (3)欢迎推荐优质文稿。 (4)如涉及著作权问题 , 请告知。 (5)本馆不含敏感信息内容(或根据要求删改)。

顾凡:六八届高中生,长歪的树  

2015-03-14 17:04:12|  分类: 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六八届高中生,长歪的树

顾 凡

   "树挪死、人挪活",这是大家耳熟能详的民间俗语,它生动而形象地诠释了人和树被挪动后的前景或趋势。但是如果把人比作一棵树,或者干脆"十年树木、百年树人"地"人树合一",那么这句话就转化成了一个悖论或死结。六八届高中生,就是如此!
  上海被"一片红"的知青涵盖了七届中学生,其中六八届高中生显然"与众不同":六六、六七届中虽然也有被"一片红"裹挟的,但毕竟为数不多,而六八届高中生则被"一网打尽";六八、六九届初中生虽然被"一片红",但却只是十六、七岁的懵懂少年,而六八届高中生则是生理心智基本成熟(不是完全成熟)、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初步形成(不是最终形成)的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人,千万别小看三、四岁的差距,这可是人生长河中最为关键的三、四年啊!
  六八届高中生之"树"被"挪"到外地上山下乡后,虽然努力适应"土壤气候"等的巨大变化,顽强坚忍地生活着,但却因此无可挽回地成了一株株"长歪的树"。所异者,惟部位、程度而已。
   身体"歪"了。"一片红"时的六八届高中生,年龄普遍在二十岁左右,虽说外部体格看上去已基本长成,但内在体质却尚未完全长透长实。而正在这紧要关头,他们分别被"挪"到黑龙江、内蒙古、吉林、云南、贵州、江西、安徽等地上山下乡去了。"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生活环境的突变巨变,极大地影响了他们身体的最终长成。此外体力劳动的繁重透支和一日三餐的营养失衡,加上缺乏当地的生活经验和自己的不重视不注意,更使得他们身体受到了质的损伤。这是一个数十年的渐进渐变过程。近年来插友聚会时未老先衰者日益增多,真教人不胜感叹。而有些插友身染沉疴的悲闻和遽然谢世的噩耗时有入耳,则更令人唏嘘不已。
  知识"歪"了。"文 革"前六八届高中生受到了较为系统、完整、严谨、规范的中学教育(当然离高中毕业还有一定的知识差距)。如果学业不中断,他们完全有可能继续深造成为各行各业的合格人才,而且是在自己热爱和感兴趣的领域里。知识学习,尤其是自然学科的知识学习,是循序渐进的连续过程。学业中断十年后重拾书本,知识链补续已处于"无可奈何花落去"的境地,文理失衡更是极难改善。"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而六八届高中生中却鲜有从事并取得成就者,就是明证。曾为六八届高中生的某沪上知名学者感慨地说,自己一直醉心于数学学习和研究且小有成绩,但77年考入重点大学数学系后却深感今非昔比,半年后便考研转投哲学系。
  职业"歪"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职业(工作)选择很大程度上是由专业(技艺)决定的。六八届高中生上山下乡十年后返城时年届三十,大多数人却身无一技之长,或者说缺乏与大城市职业要求相适应的一技之长。三十而立,他们却几无立身之本。这原本并不全是他们的过错,但现实却无情地完全要他们自己来承担。知青返城,社会有安置之责。而当时能吸纳他们的,大多只能是无甚技术含量的岗位。他们只有听命的份儿。对他们来说,找一份理想的工作几近奢望,有一个心仪的岗位更不啻天方夜谭。尤为可悲的是,在以后的改革大潮中,他们又因年龄偏大和专业素养略逊,在竞争中明显落于下风,连保住职业(岗位)都出现了危机。于是不少人无奈地干起了自己以前瞧都瞧不起的差事--只为了"上有老下有小"。
  婚姻"歪"了。六八届高中生上山下乡时已不同程度地开始了情感萌动,有的还有所进展,但对于风行的"扎根"之说却从来不敢深究细想,前途叵测啊!有些深谋远虑的家长在"抵万金"的家书中,总不忘谆谆告诫:千万不要在当地轻率地考虑终身大事,否则将天涯永隔!相对成熟的六八届高中生中多数人铭记在心,默默坚守,年复一年。待他们返城后稍稍地喘口气时,却猛然发现自己已跨入而立门槛。于是他们在苦苦地上课和上班的同时,匆匆地闯入了神圣的婚姻殿堂(个别的则独身至今)。然而无论用自然法则,还是用社会法则来衡量,他们都是后来者和迟到者。一步迟、步步迟,这将直接影响到他们的后半生,甚至将间接影响到他们的下一代。
  信仰"歪"了。人是需要信仰的。上面说到,六八届高中生在上山下乡时已初步形成了人生观世界观价值观,不言而喻信仰也是比较坚定的,甚至近乎于宗教般的虔诚。例如,他们坚信党和领袖、党的教导、党的领导、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和党的各级组织的正确,坚信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坚信社会规则的公平正义,等等。但是他们上山下乡后直面现实,信仰逐渐动摇。例如,"国内外形势一片大好"?"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很有必要"?"上海'一片红'十年不变"?"工农兵上大学择优推荐"?等等。而返城以后的种种不如意,他们的信仰动摇更甚。事实证明,信仰动摇后拨乱反正是极其困难的,因为他们的三观已经形成,他们已经不再容易轻信和盲从了。
  操行"歪"了。六八届高中生在"文 革"前受到的是正统的、理想的、积极的、向上的人文教育(当然也免不了有"左"的影响),因而崇尚真善美,尊重客观事实、信守立世准则、讲究行为规范。但他们上山下乡后,阅尽人间万象,趋于玩世不恭。现实生活是最好的人生教科书。也许是生存不易,抑或是求变心切,他们逐步藐视原则、无视规矩,异化成利益为先。为了"病退",有的不惜"弄"出重症;为了"上调",有的不惜自损人格;为了返城,有的不惜抛弃"糟糠";为了回沪,有的不惜决然辞学,等等。而弄虚作假曲线回城者,更是屡见不鲜。诚然,平心而论,这些都事出有因,其间的辛酸和无奈令人同情。但,不管怎么样说,总归是有悖于社会方圆的吧。
  …………
  说到这里,一定会有插友不客气地发问:"你是一株'长歪的树'吗?"我可以想也不用想地坦诚相告:我当然也不例外!
  二十多年前的秋日某天,我突然感到腰部一阵阵钻心的疼,且一直波及到腿部、脚指。到中山医院专家门诊就诊时,老院长、骨科专家裘麟教授看着X光片随口问我:"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说是坐办公室的。他听了狐疑片刻,直率地问道:"你以前是挖阴沟的吧?"我吓了一跳:"裘教授,你为什么这么说?"他十分肯定地答道:"你说才四十多岁,但片子上腰椎增生已经是六十岁的模样了,这说明你以前经常做弯腰的事。"我叹了口气说,我是到吉林上山下乡的知青,那时下地都干弯腰的活。接着又补充道,有时累得炕也不烧就躺下了。他听罢自言自语地说:"经常弯腰又浸了风湿,这病根就落下啦。"末了他再三嘱咐我,以后注意保暖,腰部不能用力过度。
  考入格致中学后,我的理想就是以后做一个制造业的工程师,或者是数理化教师。但恢复高考填报志愿时,过来人忠告说,年逾三十再学理工科勉为其难啊。于是我填报了复旦大学管理科学系。毕业后我一直从事流通业的各级管理工作,以前的理想早已灰飞烟灭。
  我从求学起就极度鄙视考试作弊。但在担任了同济大学、华东理工、上海商学院等的兼职教师后,我看到考场作弊泛滥成灾,深感回天乏力,只得随波逐流。监考时发现学生偷看抄书时,我也眼开眼闭、装聋作哑,最多扯起嗓子干吼几声:"请注意考场纪律!"
  …………
  也许又有插友会不客气地反问:"难道只有你们六八届高中生是'长歪的树',我们就不是吗?"
  问得好!其实就广义而言,所有上山下乡的知青都是程度不同的"长歪的树",诚如大家所熟知的"南橘北枳"之题中大义。只不过六八届高中生因具异质性,更为典型、更有代表性罢了。
  边想边写,思绪纷纭,浮想联翩,意犹未尽。不经意间,窗台上的盆景紧紧地吸引住了我的目光。这是一个造型大气、姿态优雅的盆景:主干弯曲遒劲,旁支错落有致,枝叶繁茂葱绿,整体浑然天成。我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它,心中猛然一震:这不是活脱脱一株"长歪的树"吗?但它,显露出来的还是无尽的勃勃生机!
  

作者系原吉林省安图县上海知青  
  选自 上海知青网 2015年3月

  评论这张
 
阅读(45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