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研究虚拟文献馆

前瞻. 客观. 包容. 中性. 冷峻

 
 
 

日志

 
 
关于我

建立“知青研究虚拟文献资料馆” , 为利用业余时间或退休后研究知青问题的非专业人员提供一个查询资料的平台 : (1)本馆资源基本来源于国内外公开的数据库、学术机构网站和出版物。 (2)所有论文观点均来自作者,本馆保持中立。 (3)欢迎推荐优质文稿。 (4)如涉及著作权问题 , 请告知。 (5)本馆不含敏感信息内容(或根据要求删改)。

网易考拉推荐

沈坚:我在黑龙江插队的日子  

2015-05-30 22:57:19|  分类: 亲历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在黑龙江插队的日子
沈坚


 当苏联军官把烟递给一位正在边上看热闹的青年社员时,这位小伙子还真手忙脚乱了一阵。他完全没想到苏方军人会给他递烟,不知接好还是不接好,慌慌张张,举手做了个怪怪的动作,似在表示感谢,又似在行礼。
  1969年开春的黑龙江上,冰封雪盖,依然透着股肃杀之气,我们从北安坐汽车颠簸了一整天后抵达黑河。作为到呼玛县下乡的首批上海知青,我们这帮毛头小伙子顾不得舟车劳顿,一下车便直冲黑龙江边,迫不及待地想要一睹对岸苏联的究竟。只见布拉戈维申斯克(海兰泡)静穆地沉浸在霭霭暮色中,沿江一幢楼房上方,依稀可辨绘有一个列宁头像,似是黑白分明版画风格的那种,后边还带着些看不懂的俄文字,朦胧的建筑轮廓和灯火闪烁,平添了几分神秘之感。这份难以抑制的好奇心,大概是那次奔往江边的每个人都有的,只是谁都缄默不言。 
  这是我们下乡之初,隔着界河投向彼岸的第一眼。其实人人心里都明白,在当时两国尖锐对峙的背景下,想走近一窥邻国的城市及居民的生活,不啻天方夜谭。
  在我十八岁的头脑里,此刻的“苏联”这一符号,混杂着矛盾和多重的意味:从昔日的“社会主义老大哥”、中国人最好的朋友和楷模,到卫国战争打败德国法西斯的英雄人民。之前一半的人生里,我差不多是看着苏联电影、小说,听着俄苏歌曲长大的。小学时在一本杂志里读过一则故事,赞颂中苏边境地区人民的友谊,说苏联医生如何救助一位生病的中国居民,由此,也就第一次知道了呼玛这个地名,不承想若干年后竟会与我命运攸关。
  然而,到我念小学四、五年级,即1960年代初,苏联的形象慢慢变得狰狞起来,开始跟“修正主义”、跟“资本主义复辟”挂上了钩。公然出兵捷克斯洛伐克,更使它一夜之间升级为“社会帝国主义”,翻出历史旧账,苏联又成了侵占中国大片疆域的老沙皇的后继者,珍宝岛的交手,它骤然成了兵戎相见的敌国……
  下乡东北边疆,首先是冲着卫国戍边去的,不全是一般意义上的“接受再教育”。在我的内心深处,尽管还隐伏着一个曾经美好而亲近的正面形象,但如同那时大部分人一样,态度鲜明,毫不动摇地把“苏修”当作最危险的敌人看待。
  早先东北人喊俄国人为“老毛子”,中苏关系恶化后,这一俗称就更流行,连我们这些初来乍到的上海知青也跟着一口一个“老毛子”起来。那时距珍宝岛事件发生才两个月,甫抵北疆,当地各级组织就一再告诫知青们提高警惕,以防“苏修”对我村屯发起突然袭击。我在家信里,将一些上面传来的讯息告诉父母:说苏方已将他们自己村落的居民撤空,为避免暴露备战真相,晚间将房子点上灯玩“空城计”,只是烟囱不冒烟。还说苏方一反常态,春耕时节不忙种地,听不见拖拉机的轰鸣声……
  我插队的新街基,恰巧坐落在中苏界河黑龙江畔,朝夕可见对岸的邻国山水。但江面宽广,离苏方村落也远,要近距离观察“老毛子”,并不那么容易。每日晚饭后,趁着天色尚明,知青们总爱到大江边逗留,不仅是为劳作竟日后的洗洗涮涮,也是因江岸视野开阔,景色宜人。我们在江边散步聊天,每逢江上有船驶过,不论国籍,划破宁静、昭示现代文明的马达声由远而近,总不免在我们心底撩起一阵涟漪。
  我头一次乘船在黑龙江上航行,是下乡一个多月后的事,我请假去县医院拍片检查。当时新街基不通公路,开冻后主要的对外交通靠乘船(县里大部分沿江村屯都是这样)。那年虽有边境冲突,国境河流的航运却还照常。5月23日,我坐上了开江后首次班船。那是一种蒸汽动力的老式木壳大船,有上下两层舱位,上层载客,下层装货,动力不是来自船底的螺旋桨,而是靠船尾的木叶大水轮推动,古朴而迟缓,大概比较适合黑龙江一类浅水江河的航行。它的样子,后来我从根据高尔基小说《童年》改编的电影里看到过。我在两天后写给父母的信中,记下了我的首航见闻。
  黑龙江的河道多弯,行船依主航道走直线,往往会忽近左岸,忽近右岸,距离最近时离岸仅十余米,看人看物,一目了然。平生首次的黑龙江之行,让我满足了对外部世界的好奇,近距离把我们的苏联邻居瞧个够。
  船行当中,时有苏联边防军的巡逻艇擦肩而过。苏联军人举止随性,全然没有我们的紧张感,时而用望远镜朝我船瞭望,时而又嘻嘻哈哈,无拘无束。夏季乘船时又见到他们巡逻,有的干脆光着膀子守在哨位上。此刻两船相遇,他们仍十分礼貌地向我船主动挥手致意。出于一般礼节,我本能地想举手回礼。略环视周围,只见船上的中国旅客全都木然注视,无一人回应。忽然,我瞥见站在左侧的新街基边防站指导员伸手招了招,我也赶紧挥起了手,心说不能叫老毛子看低了中国人,以为我们土得掉渣,不懂礼貌。事后我很得意,虽说不是头一个出手回礼,但还算及时。不过在当时那种形势下,我跟谁都没提起。
  从新街基到呼玛县城的百多里航程,中间要途经两个较大的苏联村落,其中一个叫乌沙克沃。船过乌沙克沃时,江岸上有不少苏联老百姓,向我船热情招手,且频频呼喊。喊什么,听不懂,神态则显然没有敌意。有了前面的第一次,这次对老百姓招手的回应,我就坦然多了。
  当年秋后,我奉派到沿江一些地方出差,坐船的次数更多,差不多走遍了从洛古河到黑河的一千七百多里江段。除在吴八老岛见有两国对峙和冲突留下的遗痕外,其他地方都还是平静的。事后看,当时苏方似乎也并没有进一步扩大边境紧张局势的意图和必要。
  到黑河,少不了去江边转悠,碰巧赶上一场双方边防军的会晤。按边境事务规则,会晤往往由有事一方主动提议,挂旗告知对方。待双方商定后,再举行正式会晤,或在此岸,或在彼岸。那日我在江边,和几个路人一起目击了会晤结束时的一个场景。
  以往在船上见的苏联军人,一般穿土黄色军服,戴平顶大盖帽,帽顶绷着墨绿色呢子,比当时中国军人的绿军装质地来得好。而这次看到的从会晤室走出的苏联军官,则个个身穿笔挺的灰呢长大衣,足登高统皮靴,派头十足。几位中国军官陪同他们步下江岸台阶,目送他们登上回程的苏联巡逻艇。中方不忘给客人捎上一纸板箱的礼品,大约不外乎饼干糖果、鱼肉罐头之类。我见识过东北食品,估计好吃不到哪儿。只是那时老听人讲苏联食品供应紧张,中方要意思意思,做点感情投资。望着没走多远的苏联军官背影,不知谁脱口问了声:“跟他们还挺友好啊?”一位络腮胡子的高个中国军人,立刻朗声应了句:“谁说的?我们早就不跟他们友好了!”
  后来我又见过一次双方会晤,也在近距离。那是在新街基,江边粮库下坎,我们在那里干活休息。会晤的级别显然比黑河那次低,我方只是连级的边防站。道别前,中苏军官轻松地互相敬烟,我清楚地听到,一位苏联军人用俄语感谢中国东道主敬他的香烟,“斯巴西巴(谢谢)!”他们中也有人向中方人员回敬俄式的大白杆香烟。当苏联军官把烟递给一位正在边上看热闹的青年社员时,这位来自山东的小伙子,还真手忙脚乱了一阵。他完全没想到苏方军人会给他递烟,不知接好还是不接好,慌慌张张,举手做了个怪怪的动作,似在表示感谢,又似在行礼。
  作为界河的黑龙江,往往成为展示中苏双方军力、装备的平台。连外行都看得明白,苏方的大小巡逻艇比我方的要先进,总默默地盼望着我方有朝一日能有超越对方的新家伙现身。后来听说,我方有一种高速巡逻快艇,还在江中跟“老毛子”比试过。可直至我离开时,也没见到过这种新艇,不知是真是假。
  中苏两国分分合合的悲喜剧,终成历史了,对于知青岁月那一段的记忆,也在日渐远去。
  1984年8月,胡耀邦视察中苏边境地区,主张我方率先行动,主动恢复对苏边境贸易。他说,中苏之间的仗打不起来,边境地区干部群众要放下包袱。我们的原则是争取同人家长期友好相处。中苏人民有传统的友谊,友谊比原子弹的威力大,恢复中苏友谊要从下面搞起。他回顾了六七十年代中苏关系的状况后说,我们有些事做得也不十分妥当,有些事不该这么做。1986年7月,戈尔巴乔夫视察远东地区时也发表重要讲话,提议要改善中苏关系,媒体高调作了报道。此后,中苏边境地区的双边贸易快速升温。1989年5月,两国最高层在北京正式会晤,结束过去开辟未来。
  干戈化玉帛,“老毛子”从敌人重又变回朋友了。黑龙江边境两侧人流、物流交往频繁,人们不用费太大事,搭乘江轮,二十分钟即可登上对岸。2008年夏,我和几位知青朋友相约重返北疆,从黑河过江首度踏上海兰泡,走走看看,盘桓两日。看到了俄罗斯百姓的日常生活,感受着他们的喜悦、安详与友善,也消除了我多年的好奇和疑惑。同一座城市,同一个邻邦,同一个民族,与三四十年前的他们或他们的长辈相比,又有多少本质的差别呢?
 

来源《共 识网》

  评论这张
 
阅读(37)|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