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研究虚拟文献馆

前瞻. 客观. 包容. 中性. 冷峻

 
 
 

日志

 
 
关于我

建立“知青研究虚拟文献资料馆” , 为利用业余时间或退休后研究知青问题的非专业人员提供一个查询资料的平台 : (1)本馆资源基本来源于国内外公开的数据库、学术机构网站和出版物。 (2)所有论文观点均来自作者,本馆保持中立。 (3)欢迎推荐优质文稿。 (4)如涉及著作权问题 , 请告知。 (5)本馆不含敏感信息内容(或根据要求删改)。

网易考拉推荐

余杰:这一页快翻过去了  

2015-06-20 23:28:43|  分类: 杂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一页快翻过去了

——参加知青博物研讨会和知青图书交流会的感言
余杰


当我走出这个建筑规模颇大的展览馆的时候,我问同行的知青朋友:还会来吗?回答我的是千篇一律两个字:不会。我继续问:你会介绍知青朋友来吗,或者是带着自己的孩子来看看当年我们的“故事”吗?回答依旧如此:不会。 

一、留下真实的记忆

2015年6月11日至13日,我应邀参见由上海知识青年历史文化研究会和江苏省大丰市旅游局、中国社会学研究会等在大丰市上海知青纪念馆里召开的知青博物研讨会和知青图书交流会。

去掉来回路上的时间,实际会议的时间仅为一天。

已经有较长时间不参加各类的知青活动。缘由是不少活动的主题令我“胆战心惊”。例如,“那个年代分外红”。红了什么?一群已经退休的知青们穿上了绿军装跳起了“忠字舞”;曾经的知青榜样们被簇拥着着站在为自己塑起的雕像前没有一点脸红;

一些曾经在“广阔天地”里拥有过各种头衔的人物在台上振振有词地继续讲着豪言壮语……难道是在唤起“红宝书”、“红海洋”、“红卫兵”、“红太阳”等的记忆?

几个月前受到知青朋友的推荐,我把自己在2012年底汇编博客文章的十本书捐赠给了大丰上海知青博物馆。这十本书是《云南知青大返城》、《功·罪——以云南知青大返城为例的笔记》、《我们知青那些事》、《最后的知青》、《光环》、《云南日记》、《我的后知青时代生活》、《阅读笔记》、《随笔·感想》、《阅读港城·梦之城》。十本书,九本是讲知青话题的。从2007年6月开博以后到2012年10月期间写的文章。

我的这些书印出来的一个重要因素是有了外孙女。我是把这些文字作为礼物来欢迎她的到来。愿他们这代人长大以后不要忘记我们曾经经历的事情,不要让历史的悲剧重演!

我是作为赠书者受邀参加活动的。

二、展览什么?

位于大丰知青农场内的上海知青博物馆有八个展区。主要展示当年上海知青在当地的生活。中国知青主题馆有15000平方米,布展面积达到8000平方米。主办者介绍这是国内首座大型知青文化主题馆。这次开馆的是“中国知青图书文献馆”,是整个知青纪念馆的一个组成部分。展馆面积有430平方米,展出知青出版物达到4000余本。展线长约108米。这些规模在目前国内是数一数二的。

与全国各地许多知青纪念馆一样,基本都定调为再现当年艰苦的条件下无私奉献、再现火热青春书写壮丽人生的知青群体。通过一幅幅图片再现了在那个火红的年代,知青们勇敢、坚韧、自强不息的奉献精神等等。

我与与会者们走马观花一般看完了全部展品。

走出展馆,在我的内心深处一点也激发不起对于那段岁月的丝毫“激情”。

我在问自己,我们这代人值得留下这些给后代看看吗?这场运动值得如此纪念吗?就像电视剧《知青》上演的时候,我办公室里的一位80后的青年激动地对我说,嘿,你们那时真带劲,在广阔天地里生活是多么浪漫啊!

当时,我回了他一个字:呸!

如果当我们都离去以后,三十年、五十年、一百年以后,后人们通过这样的展览来了解我们,会不会得出这样的结论呢?

我能够理解主办方。不仅是一个展览会不可能全貌反映一个时代的真实,更为重要的是这样的展览会如果是真实反映了这场运动灾难性后果,讲述了知青们“胜利大逃亡”的故事,估计是不可能得以开馆的。

一个讲述历史的展览,没有一点反思,有多大的意义啊?不去讲那段历史促成一代人的觉醒,很不真实啊!

一个展览不可能涵盖众多深层的东西,我们也不应求全责备。当我走出这个建筑规模颇大的展览馆的时候,我问同行的知青朋友:还会来吗?回答我的是千篇一律两个字:不会。我继续问:你会介绍知青朋友来吗,或者是带着自己的孩子来看看当年我们的“故事”吗?回答依旧如此:不会。

我无言了。

我想,作为大丰市的决策者们能够为知青办这样一个展览会是花费了许多钱财的,包括继续运营的开销不少啊。不过问题不大。也许再过几年这里冷落了、寂静了,展馆还在,不会浪费。只要把展览的内容换一下就行了。

恕我直言,估计这样的“改换门庭”不会太远。

曾经的知青啊,到了这一页快翻过去的时候,到了快要彻底谢幕的时候,不应该展示“无悔”了。义不容辞地担当起揭示上山下乡的历史真相,防止悲剧重演的责任,让我们的民族远离野蛮和愚昧是我们在这个世界上最后的贡献。

三、他们很累了

我很少参加知青组织的大型活动,少有的几次都会见到几位知青的典型。他们几乎成为如今知青活动的一个标志。主办方有意无意地把能够请到这些人物作为本次活动的亮点。

这次来了邢燕子、董加耕等。

他们很累啊!七十多岁的人了,走路已经巍巍颤颤了。被主持人搀扶着走上讲台,念着为他们准备好的文稿。

结果,邢燕子大姐在大会发言后的当天就因为血压升高入住大丰的医院了。

呼吁以后的知青活动的主办者们,积点德吧,饶了他们吧。该让这些老人歇歇了,不要再过度消费他们了。

我问过陪同人员,得到的回答是:他们现在闲在家里也无事可做。

一方是主办活动方需要撑市面的亮点,一方是“闲的无事”的老人们,有这样管吃管住的活动何乐而不为呢。难道这也是“双赢”?

这使我想起了建在上海海湾园(墓地)里的上海知青展览馆,广场上有一座邢燕子的雕像。哎,让这位曾经风云一时的典型一直日晒雨淋的,于心不忍啊!

是不是呢?

你会去瞻仰吗?

尤其是当年喊出“我们要回家”的知青们,你们会去吗?

四、还是“官”味十足

180人与1800万。

参加这次被誉为“全国”的知青会议只有180人。假设全国知青是1800万,这个比例小的又小。代表了什么呢?其实,绝大多数曾经有过知青经历的人是不会关心这样的活动的。绝大多数的知青活动应该称之为自娱自乐!

一些与会的朋友说,大丰没有来过,看看也好的。权当一次旅游。说的不错。

每次知青的一些活动,都会有一些“知名人士”参与。组织者好这一口——头衔。

一种是当年上山下乡时的“职务”,或者是当年曾经的典型的称号。

另一种是返城以后的“职务”。注明这些曾经的职务无可厚非。可笑的是一些人热衷于特意加上一些括号,注明是正厅级、局级、处级等。

主办方会依据如今的“官文化”的标准,绞尽脑汁地安排好这些“职务”的座次。按照现行的排位费神费力地安排主席台就座的位置,很累啊!

讲究这些无非是想显示本次活动的“档次”。已经谢幕的人还在传承“官文化”,依旧逃不脱“官本位”的束缚,有点滑稽可笑。

活动期间,我已经不止一次听到与会者们的议论:那几个“官员”,每次知青活动准到。估计闲在家里也没事。

这些“大人物”来捧场,更多留下的则是一个“道具”的形象。

对于大多数知青来讲:与我有何相干?

就像我在分组讨论的时候听到的,不少人很热衷于争论现在的中央常委里到底是5个常委是知青,还是4个。有人还讲现在是到了“知青时代”。仿佛如今已经是知青的天下了。

就算知青是2000万,(官方认定是1600万。见《中国共产党大事记》)在13亿人中间占了多少?就算7个常委都是知青,掌握了中国命运的核心是考虑13亿人呢还是2千万人的利益呢?

常识啊!忘记了就会胡言乱语,发出痴人痴语了。

静下心来想想,曾经有知青经历的人如今都到了谢幕的一刻(除省部级领导除外)。大家都是平民百姓了。去掉那些曾经的“光环”,平等相待,也许是绝大多数知青朋友乐意看见的。否者就像一些朋友所说,我们去参加知青活动,不是去看知青当中谁当了官。还在讲究这些,难道要带着“官帽”见上帝?

五、少一些大话

在这次活动中我听到有专家直言,要研究知青的缺陷。

很少在这样的活动中听到这样的声音。真话!

知青这个词的出现是上山下乡的产物。当年的上山下乡中的缺陷包括了教育问题、农村干部问题等等。那么知青本身存在缺陷较为典型的是集体选择性记忆缺失。例如,当年为了上学、回城、入党、升官等那些不择手段的事情,几乎没有在如此众多的书刊所记载的往事里看到。为啥?这是丑陋的一面,实际是知青中间确实存在的真实一面。这样的缺陷是如何造成的?很值得研究啊!包括现在一些知青上山下乡的研究中间存在的逻辑不清、概念不清、推理错位、时间错位、史料不准等。最令人担忧的是一些研究依旧在延续盲目崇拜的遗风。只要是领导讲过的,就是真理。没有自己的独立思考,人云亦云。等等。

缺陷,这个话题的提出就是一种令人敬佩的反思。

缺陷就在我们的身边。例如,本次活动有两个内容。主持人们和大家都有意无意地自称是知青的“两会”。又如,活动被称之为“全国”性活动。但是看看主办方发的参会人员通讯录一看,其实只是零零星星的一些地区来了一些知青活动的热心人。上海来的知青占了半壁江山。

只有180人,只是十来个地区来了一些曾经的知青,何言“全国”。尽管“两会”是戏称,但是对于组织者和参会者来讲这样的大话、大口气不仅仅是这次。在众多的知青活动中很多。只要看看知青的网站,以全国、中国命名的不少。以省市地名命名的少说有上百家。

这样的缺陷说明了什么呢?

记得在“文革”期间一夜之间爆发的各种造反组织、红卫兵组织都是将自己带上越大越好的帽子。还记得到了市场经济的年代,涌现出来的各类公司恨不得把自己冠以“宇宙”的名字才好。

一脉相传的遗风。显然,作为一个不是阶层的群体是难逃这样的遗风的。

唉,一声叹息啊!

当这一页将要翻过去的时候,我们这些曾经的知青是不是该静一静了?歇一歇了?


选自《共识网》,责任编辑:花满楼

  评论这张
 
阅读(157)|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