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研究虚拟文献馆

前瞻. 客观. 包容. 中性. 冷峻

 
 
 

日志

 
 
关于我

建立“知青研究虚拟文献资料馆” , 为利用业余时间或退休后研究知青问题的非专业人员提供一个查询资料的平台 : (1)本馆资源基本来源于国内外公开的数据库、学术机构网站和出版物。 (2)所有论文观点均来自作者,本馆保持中立。 (3)欢迎推荐优质文稿。 (4)如涉及著作权问题 , 请告知。 (5)本馆不含敏感信息内容(或根据要求删改)。

网易考拉推荐

文革期間知青舊體詩創作  

2015-07-04 11:23:33|  分类: 文学艺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期間知青舊體詩創作

  由於中共領導人毛澤東、陳毅等喜用舊體詩(包括古體、律體與詞體——下同)進行創作,因此,舊體詩創作在中共建政後的文壇上依然得到微妙的保存與發展;即使在大破四舊的文革中,舊體詩非但沒被禁止,反而得到異乎尋常地保護與應用。也正是在這個背景下,用舊體詩詞來進行創作的風氣也流行於知青之中。

  郝海彥主編的《中國知青詩抄》(中國文學出版社,1998)收錄了三百多首作品,其中就有一百七十多首是舊體詩創作。如前述陳自強(陳墨)七十年代初所作的四首詞〈永遇樂·隱意〉、〈八聲甘州·雨後夕窗寫懷〉、〈何滿子·國慶〉、〈玉蝴蝶·重陽影裡〉就收錄其中。陳自強的詞,格律工整、筆力沉雄、意蘊濃郁,顯示了深厚的文史國學功底。

  其他眾多作品,有反映知青生活的:「既事耕耘又紉炊,雪崖樵徑每驚危。身孤落日穿鉤棘,腸斷啼鴉棲老枝。」(劉立山〈七律·採薪〉)「野路盤旋向老林,揮斤伐木汗沾襟。樵夫不盡辛勤力,多少良才棄山陰。」(王晞〈七絕·採伐〉)「昨日始學耕,欲速不能。惶惶只道牛欺生。精疲力乏扶犁嘆,大汗如蒸。」(秦暉〈浪淘沙·學耕〉下闋)「茂草流螢明滅,幽林樹鳥驚飛。腰挎膠簍入山去,一路瓊華踏碎。」(黃燕生〈西江月·夜半割膠〉上闋)

  有描寫鄉村風光的:「風吹波碎月成花,滿池魚影四聲蛙。山暗水深深深處,映出燈火是人家。」(王克明〈七絕·無題〉)「五月春來姍姍,六月春又歸去。東風掃盡千里雪,喚醒生靈無數。    我欲喚春長住,卻得瀟瀟細雨。白草褪盡嫩芽出,漫山遍野碧綠。」(施曉明〈西江月·春來草原〉)

  有敘志抒懷的:「大浪淘沙波未平,一代風流辭北京。星河明滅關山路,步履高低相攜行。」(葉坦〈七律·感懷〉)「百里孤雁鳴秋,望雲愁。千古大江東流,不回頭。    二百年,彈指間,何時休?血染桃花一枝,立寒秋。」(顧衛華〈相見歡〉)

  有思鄉懷人的:「夜班夢中醒,漏屋篩寒風。冰花窗上凍,冷月天外明。忽復憶友人,悵惘心難平。去歲同衾語,今宵卻西東。」(常箴〈五律·夜懷友人〉)「桃花紅,杏花紅,風落紅蕊雨蒙蒙,難舍難相逢。    思家鄉,憶家鄉,念時時已麥花香,薄酒酹何方?」(王新華〈長相思〉)

   有贈答辭別的:「聚散匆匆過古城,衣單不耐早春寒。危中尚念山河碎,夢裡尤聞父老聲。」(魏光奇〈七律·贈友人〉)「十年深交,一旦重逢,好不相投。恰汾陽酒洌,添君快意;蕪湖魚美,釋我閑愁。何所重哉?哥們意氣,此外人情不必求。兒女事,有興趣談談,無也罷休。」(孫恆志〈沁園春〉上闋)

  早在上世紀七十年代初,內蒙古阿巴嘎旗的北京知青劉小陽就已將知青創作的舊體詩八十首,編成《紮洛集》(紮洛:蒙語為「青年」),這些詩詞作品用舊體詩詞體裁反映了知青在內蒙古草原的插隊生活、勞動與情感,如北京知青邢奇(1948-)的組詩〈虹〉,將草原上雨後彩虹的美景與知青的青春夢幻融為一體:

    白日追虹觸手空,夢鄉再遇卻成功。

    莫怪青春多異夢,青春色彩有如虹。(其一)

    半天細雨半天晴,雨後青青草色新。

    彩虹一架平空出,虹腳落於馬腳前。(其二)

  與邢奇同樣來自北京二中的施小明(1950-)則似乎更喜歡用詞體進行創作,其〈清平樂·冬牧〉詞,便頗為形象生動地描繪冬季草原蒼茫寒荒的景象:

     羊歸何處?漫漫牛車路。茫茫雪原西去,不知搬家幾度。    落日餘暉盡收,寒凝大地生愁。遙望氈包新立,恰似海上孤舟。

  同樣是以〈冬牧〉為題,施小明用「沁園春」調所填的詞,更是著意從草原的蒼莽蕭瑟寒荒中顯示知青的粗獷、雄渾與豪邁之情:

  草原冬色,莽莽蒼蒼,遍地皆白。風撼乾坤,撕膚割面,雪掩曠野,滿目皚皚,慘慘白白,瑟瑟羊群,陣陣狼嚎陣陣哀。朝天嘯蕩,深山幽谷,壯我胸懷。(上闕)

  這些作品,既有古詩詞的底蘊,亦顯見新的意象與思想,古典雅致之間透現清新質樸之氣。

  白洋淀詩群女詩人潘婧在從北京下放到白洋淀插隊落戶的當年,即1969年的12月就寫下了〈行香子·和戎雪蘭〉送給同在當地插隊的好友戎雪蘭:

       渺渺故園,隱隱西山,鎖重煙,蘆蕩漫漫。萋萋堤柳,門霧霏然。悠悠碧水,沉野鶩,暗      雲天。    京華結交,常話銘禪。倀何年,天涯行帆?海角逢春,天示神懺。今事蹉跎,嬋娟素,漁火寒。

  這首詞在淒冷蕭索的背景上抒寫了詩人對故鄉的懷念、內心的彷徨失落以及對未來的一絲期望。

  而戎雪蘭也與1968年到內蒙古哲裡木盟紮魯特旗香山公社插隊的北京女知青史保嘉(齊簡)保持著詩詞往來。1970年史保嘉曾致詩戎雪蘭,其中有「筆伐四月識君志,戈枕三載賴師尊」句,表達了對戎雪蘭的思念和敬重之情;戎雪蘭則回詩曰:「芳淒草迷歸路斷,綠綺久損恐難彈。綣紙雖感暖君意,無奈歲月易溫寒。靈旗空揚赤子縶,朱簾待秀正辛酸。去載玉關一掊土,勝似秋山楓葉丹。」

  史保嘉(1951-),文革時是北京師範大學女子附中學生,與郭路生、孫恒志(1947-)被視為紅衛兵運動終結時期的三位代表詩人[1]。史、郭、孫三人後來都下鄉成為插隊知青。史保嘉認為郭路生的詩作仍屬於格律詩的傳統,並非現代詩的開端而是古典詩的終結。史保嘉自己與孫恒志的創作則更以舊體詩詞見長,不同的是,孫恒志多作律詩,史保嘉喜用詞體,其處女作〈臨江仙·記康寧的四條熱帶魚〉表達了對文革的幻滅心態及人生喟歎,在北京中學生中廣為流傳。此後,其北師大女附中同學潘婧與戎雪蘭,以及北京師院附中、二十八中、北大附中、清華附中的舊體詩詞愛好者都與史保嘉有詩詞交流,這種關係一直保持到下鄉插隊之後。   

  1968 年冬季,史保嘉到了內蒙農村,恰經歷了一次感情上的挫折,又對艱苦的農村生活絲毫沒有思想準備,還生了一場肺炎,儘管如此,精神卻並沒有被擊垮,因作〈滿江紅·答友人〉詞以明志:

  茫途疲旅,此去豈必重披掛。憶流年,三度曇花,往事煙霞。一別小園春秋夢,畫中塞外今是家。欲浪跡三江尋故事,遍天涯。   斷血戟,譜胡笳,棄長纓,赴蠻韃。卻人情依舊,足下難乏。蘭草經年伴忠骨,詩魂幾醉付黃沙。何須顧當年曾臨海,雄關下。

  雖然〈滿江紅·答友人〉創作的背景有較為具體的個人因素,但該詞的內容畢竟頗為真實地反映了知青在艱苦惡劣的環境中,仍然執著追求青春理想的心境。因此,該詞一出,和者踴躍,前後約有和作三十餘闋。有和者讚曰:「待來年再看史、青、蘭,在誰家?」由此可見,史保嘉及其同學好友潘婧、戎雪蘭隱然已成北京地下詩群的聚焦點。次年(1969)下半年起,史保嘉大病初愈,從內蒙古啟程經河南、甘肅、山西各地知青點輾轉漂零了五個月,終於回到北京,回京後作〈滿江紅·答友人〉以酬答一路與朋友們的思想情感交流:

       別來一載。晉中會,又值年殘。喜重讀,華章秀藻,韻簡毫寒。無能信筆任沉浮,有勞俯拾責與讚。看志得意滿文橫溢,曾何難。 春秋史,付笑談,血珠字,任千般。多才莫詫我,無意苦攀。躬耕未感天倫樂,凡心甯棄孺子冠。已秋風隔斷歸時路,是群山。

  字裡行間,顯見對自我才情的自得與謙遜,對嚴酷現實的抗爭與無奈。

  舊體詩詞體裁的運用,不僅表現知青們有較深厚的國學基礎,還透露了知青們對傳統文化割捨不斷的情愫。


 

[1] 楊健《中國知青文學史》,頁137-142。


  评论这张
 
阅读(21)|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