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研究虚拟文献馆

前瞻. 客观. 包容. 中性. 冷峻

 
 
 

日志

 
 
关于我

建立“知青研究虚拟文献资料馆” , 为利用业余时间或退休后研究知青问题的非专业人员提供一个查询资料的平台 : (1)本馆资源基本来源于国内外公开的数据库、学术机构网站和出版物。 (2)所有论文观点均来自作者,本馆保持中立。 (3)欢迎推荐优质文稿。 (4)如涉及著作权问题 , 请告知。 (5)本馆不含敏感信息内容(或根据要求删改)。

网易考拉推荐

来自西双版纳的报告  

2016-01-30 20:45:01|  分类: 新闻报道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来自西双版纳的报告

  

        在美丽的西双版纳流传着这样一个神话: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尼族姑娘,上山放牛的时候,迷路了。她在虎狼蟒蛇成群的大森林中度过了七天七夜,最后在吉祥的孔雀引导下走出了原始森林。
  ……
  这个神话只不过反映了古代劳动人民的幻想。但是在今天,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的新社会,美丽的神话却变成了现实。这里,我们向读者报告一个姑娘在原始森林迷路后又胜利归来的故事。它不是神话,是我们生活中发生的千万件新事中的一件。指引姑娘走出原始森林的不是吉祥的孔雀,而是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
  瓜儿连藤十指连心
  一九七一年十一月五日傍晚,云南生产部队某部司令部接到一个紧急报告:今天拂晓,五连进山挑粮,返回途中,女知识青年江仁芬在森林中迷路失踪。团里先后派出两批人去寻找,一直没有下落。……
  瓜儿连藤,十指连心。小江的失踪,牵动了整个领导机关。在家主持工作的领导同志,立即认真、细致地对情况作了分析研究。他们言语不多,但思想非常明确、坚定:江仁芬是响应毛主席关于“知识青年到农村去”的伟大号召来参加边疆建设的,我们要对党和人民负责,对她负责。这不是一个人的问题,而是执行和捍卫毛主席革命路线的问题。不管有多大困难,也要把她找回来。
  一场寻找小江的战斗开始了。
  深夜,司令部办公室里灯火通明。条条银线,越过崇山峻岭,穿过茫茫林海,把小江迷路的消息传到四面八方;
  上级首长一次又一次来电话询问寻找小江的情况;
  地方政府派出了干部协助寻找;
  边防部队通知担任巡逻任务的战士值勤中注意观察;
  某部九十二分队听说寻找迷路知识青年需要用船,立即派了船只和有经验的船员前来支援。
  六日上午,小江仍未找到。根据上级指示,党委决定派熟悉当地情况的宋参谋长亲自带领机关人员,前去协助部队组织寻找。
  宋参谋长带领大家,在深山老林里奔波了一整天。凡是容易走错的岔路都找遍了,一直没有发现小江的踪影。
  由于劳累,宋参谋长的胃病又犯了,但他毫不在意,第二天天不亮,宋参谋长又要和寻找小江的队伍一起上山。同志们劝他说:“参谋长,你在家指挥吧,别再上山了。”他仿佛没有听到大家的劝阻,只是一再嘱咐着:“小江饿了三天了,找到后先让她吃个生鸡蛋,喝点温开水。……”说完,便带领队伍,重新踏上通往深山的崎岖小路。
  消息传到版纳寨
  深夜,大黑山脚下的版纳寨子里,群众大会正在村头竹楼下进行着。尽管风雨交加,又是后半夜,全寨子的男女老幼几乎都到了。有的戴着草帽,有的披着蓑衣,有的妇女背着熟睡的孩子,大家聚精会神地倾听着老队长亚利讲话。
  “……小江是响应毛主席的号召来建设边疆的。她是毛主席教育出来的好青年,也是我们僾尼族的好阿尼(孩子)。今天挑粮,在我们这里走失了。不找到她,我们对不起伟大领袖毛主席,对不起亲人解放军。……”
  老队长的话音刚落,民兵副排长尼追站起来一挥拳头说:“就是把所有的林子翻遍,也要把小江找回来!”
  会场上发出一阵赞同的声音。有人提议:为了保证小江的安全,马上把山上打野兽用的弓弩收掉。有人提议:晚上在森林边上点起篝火,给小江打信号。……
  群众大会越开越热烈。人们争先恐后地报名,要求参加寻找小江的战斗。
  这时,一位身披蓑衣的僾尼族老大爹气喘吁吁地从人群里挤进来,向队长要求跟队伍一起上山。他是生产队的饲养员梭波老大爹。解放前,他给土司、头人当牛做马几十年,解放后才过上幸福生活。听说生产部队一个女战士走失了,他急得心如火燎,特地从几里外的养猪场冒雨赶回来要求参加寻找!
  民兵们知道阿波(大爹)生病刚好,劝他不要进山,梭波冲着小伙子们说:“这是寻找毛主席派来的阿尼,为什么不让我参加?山上哪一条路我不比你们熟悉?别看我年纪大,爬山、钻林子,阿波决不会落在你们后头!”
  梭波的老伴莫索大妈也来参加大会。她见梭波老大爹要上山找小江,没等散会,便跑回家去准备饭菜。她坐在火塘边,听着外面的风雨声,心里牵挂着森林中的小江,泪珠不住地从腮颊上滚下来。
  梭波老大爹回到家里,老伴抹去脸上的泪珠说:“阿尼走失了,要是找不回来,可怎么对得起毛主席呀!……”
  梭波老大爹满怀信心地说:“善良的姑娘迷了路,吉祥的孔雀会把她引出来。毛主席派来的阿尼走失了,我们能把她找回来!”
  莫索大妈用芭蕉叶包了一大包新煮的白米饭,又把平日舍不得吃的牛肉干巴和干鱼拿来烤熟,一起用塑料布包好,装进挎包里,还装了满满一葫芦开水,交给梭波老大爹,再三叮嘱他:“这饭是给小江预备的,阿尼已经几天没吃饭了。”
  一包普通的米饭,包含着多么深厚的阶级感情!几句简单的嘱咐,表达了多少僾尼母亲的心意!
  黎明,风在吼,雨在下。大黑山腰上罩着白蒙蒙的云雾。民兵副排长尼追一声呼唤,所有参加寻找小江的人在寨子外面的空地上集合起来,分成几路,向灰蒙蒙的高山前进。
  “我一定要回到连队!”
  方圆几十里以内的五个僾尼族、傣族村寨,全都行动起来了。
  部队、地方干部、群众混合组成一个个小组,冒着风雨,劈荆斩棘,穿密林,越悬岩,搜索前进。一天,两天……五天过去了,方圆几十里内,凡是人能通行的山间小路都已找遍,人们身上的衣服也不知被雨水和汗水湿透过多少次,但仍然不见小江的踪影。
  小江啊,小江!你在哪里?
  小江正在遮天蔽日的大森林中,拨荆棘,攀葛藤,一步步艰难地前进。
  五天前,这个生长在重庆山城的十七岁的女战士,第一次和部队一起进山挑粮。装好粮食往回返时,天还不亮,又有大雾,道路看不清楚,在一个岔路口她走错了路,闯到原始森林里来了。小江不会辨别方向,只知道一股劲地朝前走,朝前走。有时,她费了好大劲,走得筋疲力尽了,却发现自己在兜圈子。几天来,她就是这样在森林中转来转去。衣服被荆棘挂破了,手被葛藤磨出了血。开始,她挑着粮食前进。第二天,饥饿使她头昏目眩,肩膀也磨破了,她才把粮食藏在一棵大树下,用树叶盖起来,作上记号,准备回到连队以后再来挑。
  夜里,森林里一片漆黑。小江一个人躺在大树下,她并不害怕,只是感到从来没有过的孤独。她到生产部队五个月,这是第一次离开连队,离开亲爱的战友们。她一合上眼,战友们熟悉的身影便一个个浮现在眼前:连队的首长和同志们,一定正为我着急呢。……
  天下起滂沱大雨,小江被淋醒了。她背靠着高大的竹子坐起来,阵阵寒风吹得她发抖。她望着黑沉沉的森林,听着哗哗的流水声,想起了离家到云南来时,爸爸妈妈对她的嘱咐:“仁芬,你是工人的女儿,要给工人阶级争光,做毛主席的好战士。”小江也决心遵照毛主席的教导,一辈子扎根边疆,为建设祖国边疆贡献自己的力量,可现在……,小江又气又急:这怎么对得起党对我的培养,怎么对得起父母对我的殷切希望啊?
  困难吓不倒毛泽东思想哺育的年轻一代。她不怕原始森林里那吃人的野兽。渴了,她喝口山泉水。由于不认识哪些野果可食,她一直忍着饥饿。倔强的小江丝毫没有丧失信心。她坚信党和同志们会设法寻找她,坚信自己一定能回到连队!
  第六天下午,小江翻过一座大山,来到一条小溪旁。经过几天的艰苦跋涉,加上极度的饥饿,她真想趴在河沟里喝个饱,倒在厚厚的杂草上睡一会儿。这时,一个强大的声音在她的脑际里响着,鼓舞着她:“我赞成这样的口号,叫做‘一不怕苦,二不怕死’”。小江想:现在正是考验我的时候,我决不能倒下去!连队首长和同志们正在为我担心,我要快些回到连队去!
  小江俯身在小溪边,捧起清凉的溪水洗了洗脸,理了理蓬乱的头发,然后她挺起胸,迈着坚定的步子继续向前走去。
  一个没有见过面的“弟弟”
  在高高山梁上的大青树下,一个十几岁的男孩,正聚精会神地向四处眺望。他是结波寨的放牛娃扎二,这个在毛泽东思想哺育下成长起来的僾尼族少年,从听到小江在深山迷路的消息后,就象有一块石头压心窝,总想快一点把小江姐姐找回来。今天,他又上山来了。
  他一遍又一遍地仔细观察着四周密密层层的森林。快到下午了,仍然没有发现小江姐姐的影子,扎二想转到对面那座更高的山梁上去。正在他下山穿过一片林子的时候,忽然发现在百步以外的斜坡上,一个女青年迈着坚定的步子艰难地走着。扎二仔细望了望,惊喜得几乎叫出声来:她不就是小江姐姐吗?
  扎二急忙跑上前去。扎二、小江,一个生在澜沧江边,一个生在嘉陵江畔,两个不同民族的年轻人在深山里相遇了。
  扎二比着手势说:“小江姐姐,我们找你几天了,快跟我到寨子里去!”
  小江说:“我是生产部队的,你领我回部队去!”
  扎二见小江听不懂自己的话,急得不知如何是好,很快找来懂汉语的民兵把小江接到寨子。
  僾尼族的兄弟姐妹象迎接久别的亲人一样迎接小江。老大爹忙着给她做饭做菜,大嫂细心地给她缝补被树枝挂破了的衣裳,小姐妹们围着小江,帮她梳好蓬乱的头发。小江一个人在森林里度过了七天六夜,今天又回到自己家里。语言不通,挡不住阶级感情的交流。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把两个不同的民族紧紧连在一起。性格倔强的小江啊,在森林中,当饥饿、疲劳、暴雨向她袭来的时候,她没有哭一声,现在,热泪却唰唰地流了下来。
  青年人生活在幸福中
  小江终于回到了自己日夜怀念的部队。边防连的医务人员细心地为她包扎被树枝划破的伤口,炊事员给她端来香喷喷的鸡蛋汤。首长和战友们亲切地守候在小江床前,象照顾亲人一样照顾她。
  “小江找回来了!”这喜讯象春风,吹到了各个连队,吹遍了怒山山麓的僾尼族村寨,吹进了橄榄坝的傣家竹楼。僾尼族老大爹,翻山越岭给小江送来了又嫩又甜的大黄瓜。驻地附近的傣族群众,特地赶来看望小江。他们聚集在小江住房外面的树荫下,脸上挂着兴奋的泪水,纷纷谈论小江失踪七天六夜又胜利归来的事迹。一位僾尼族老大爹激动地说:“解放前,土司、头人骑在受苦人头上,我们一条命就象一片树叶,别说丢了一个人,就是死掉几十几百人,也没有人管。现在,一人走失,大家关心,不分白天黑夜,翻山越岭的寻找,只有在毛主席、共产党领导下才会有这样的事啊!”
  “小江找回来了!”喜讯传到嘉陵江畔的山城重庆。江仁芬的父亲江青云,得知小江胜利归队的消息后,激动得热泪直淌。这位重庆市水运公司的退休老工人,十二岁起就在木船上帮工,整整帮了三十二年。他尝尽了旧社会的辛酸痛苦,亲眼看到过多少阶级兄弟被敌人残害而死。有一次在宜昌,国民党匪军一杠子把九个受苦人推到江里淹死,连尸首也不让收。想过去,看现在,江青云老人感慨万分,他给小江所在的部队写信说:“仁芬迷路,惊动了云南省西双版纳的党、政、军、民,惊动了各位首长和同志们,大家一齐出动,风里雨里,翻山越岭,寻找仁芬,使我们一家人感动得热泪不止,我们从心眼里欢呼:毛主席万岁!毛主席革命路线万岁!这件事又一次证明,党对青年一代无比关怀。毛主席指引的知识青年上山下乡的道路是一条康庄大道,生产部队是革命的大熔炉,是充满阶级友爱的战斗集体。仁芬走这条路走对了,我们把儿女交给党安排,一百个放心。刘少奇一类骗子诬蔑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攻击党对青年一代不关心,纯粹是胡说八道!”
  江青云在信上一再鼓励女儿:艰苦奋斗,扎根边疆,沿着毛主席的无产阶级革命路线,坚决走到底!
  江青云的话表达了千万个家长和劳动人民的共同心愿。
  这个动人的故事,传遍了生产部队,传遍了西双版纳,它鼓舞着广大革命人民,团结战斗,夺取新的更大的胜利。 (云南日报记者)

  评论这张
 
阅读(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