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研究虚拟文献馆

前瞻. 客观. 包容. 中性. 冷峻

 
 
 

日志

 
 
关于我

建立“知青研究虚拟文献资料馆” , 为利用业余时间或退休后研究知青问题的非专业人员提供一个查询资料的平台 : (1)本馆资源基本来源于国内外公开的数据库、学术机构网站和出版物。 (2)所有论文观点均来自作者,本馆保持中立。 (3)欢迎推荐优质文稿。 (4)如涉及著作权问题 , 请告知。 (5)本馆不含敏感信息内容(或根据要求删改)。

网易考拉推荐

侯隽:知青的梦,我不想醒  

2016-05-15 09:44:59|  分类: 亲历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知青的梦,我不想醒

侯隽

        本报记者(以下简称“记”):侯大姐,你说不愿意谈过去的事,这些年很少接受采访,但是我还是想和你谈谈。
  
  侯隽(以下简称“侯”):真的是10多年了,我真的没想过去的事。前几年我情绪特爱激动,身体也不好,2005年一查得了癌症,乳腺癌,没事,切除了。
  
  记:今年是上山下乡运动四十周年,现在你怎么看上山下乡这段岁月呀?
  
  侯:我纠正一个说法,你说的上山下乡运动是指毛主席1968年“12.22”指示以后。上山下乡由来已久,从1955年组织垦荒队去北大荒算起,也有53年了。六十年代初主要是农村青年回乡,还有动员城镇青年到农、林、牧、渔场去。
  
  记:你和邢燕子是六七十年代家喻户晓的人物,说实话那时候我们挺抱怨上山下乡的,你是城市户口,放弃高考去当农民有什么背景?
  
  侯:当时国家提出“大办农业,大办粮食”。那是1962年,正是困难时期,我们都挨饿,知道没粮食太难了。
  
  记:那时候并没有动员城市青年下乡啊。
  
  侯:是,这跟我们学校有关系。我妈她单位迁到北京郊区良乡,良乡中学都是农民子弟,我们班就5个非农业的,我和农民孩子在学校生活了6年。学校经常组织下乡劳动,我们不放寒暑假,放秋假、麦假,学校还有实验地,养猪、鸡、鸭的,人家放假都得回家干农活,我们住校的就伺候试验田,喂猪、喂鸡。孩子嘛,接触什么多了,可能就受什么影响。高中毕业校长做报告,号召“一颗红心,两种准备。”是对农村同学说的,考不上大学就得回乡。我给老师提出来,我想下乡。老师说,学校没法给你安排,要下乡你得自己去联系。当时还没有插队的政策。我们家连个农村亲戚也没有,那时哪个同学不考了回家,我就送人家,也在琢磨我是不是上她们村啊?我一个要好的女同学,她说你不愿考了,我也不考了,我下乡还真有地方。她老家就在宝坻,那儿还有两间房。我就跟她上宝坻去联系。
  
  记:就这么决定了?
  
  侯:老师说你该考考嘛。他知道我一直想上大学,而且我挺狂,说过除了北大、人大,别处我还不报呢。我说我要考上了,也没准儿就舍不得不念了,所以就不考了。
  
  记:当时就那么大的决心?
  
  侯:当时人家还不要呢,村里就那么点地,来一个人就分人一份口粮吃,添人进口的谁愿意啊?村干部说:我那同学要来还行,这个姓侯的,说什么也不能要。那时候农村师范下马,一些学生回来,就说咱们一块建设窦家桥,但是村里不要我,她们也挺着急,就给我编瞎话,说我是这女同学的兄弟媳妇,是人家大福弟的未婚妻,将来你不要不行。村干部说,我说呢,好不泱泱的闺女,跑咱们这来干什么,她不早说呢?就这样一个瞎话,把我收下了(笑)。
  
  B、抓典型抓着我,挺偶然的
  
  记:你下乡跟父母商量了吗?
  
  侯:下去的时候没商量,都联系好了,要迁户口了,才回去跟家里说的。
  
  记:家里支持吗?
  
  侯:开始也不乐意,我父亲是电力设计院的工程师,母亲是教夜大的老师,家里六个孩子实际上并不富裕。我妈说我是下决心供你念大学的。我说不考了。我妈还算比较支持我,她觉得孩子要有志气,不能拖后腿,还说你找那么个地方不容易,她还不知道编瞎话人家才收下我的。我迁户口时,我妈说这户口迁走了容易,这可是你自己的选择,要是后悔了想回来,妈可没有本事把你弄回来。我说我不会后悔的。那时还没有下乡政策,刚下去没生活费,再怎么也要等到秋后分红。我妈说,只当你上大学了,我每月给你15块钱,那时候我们家挤出15块钱,太不容易了。
  
  记:刚来的时候,这个村什么景象?
  
  侯:反正特别穷,没有电,也没打井,没有水浇地,完全是靠天等雨的,地也是七高八低的,所以产量特别低,尤其是南面还有几百亩盐碱地,大伙儿编个顺口溜,就说春季白茫茫,秋季水汪汪,种啥啥不长,遍地是草荒。刚来的时候大伙儿挺照顾我,也是在观察,关注我,就是说呆住呆不住啊?后来很多报道不敢说我们没有粮食吃,那时候就是没粮食吃,饿着肚子干活。我那女同学说俩人粮食一个人吃还差不多。她呆了一个月就走了。
  
  记:自己有没有觉得,这个选择有点冒失?
  
  侯:当时年轻呀,真的没觉得冒失,想的就是建设新农村,也知道劳动非常艰苦,也知道农村的生活不如城市,有这个吃苦的思想准备。
  
  记:现在看呢?
  
  侯:我这个选择还是对的,上山下乡是一种有益的锻炼。当时就是一个单纯的学生,理想是消灭“三大差别”。现在想起来我那时候是个冒险家。十九的丫头,立志建设新农村,你说有多狂,如果不是周总理通过黄宗英发现了我,各级领导支持我,你一个小丫头在农村能发挥什么作用(笑)。
  
  记:周恩来是怎么通过黄宗英发现你的?
  
  侯:黄宗英去采访邢燕子,那是1963年,到了宝坻就听说这有个北京姑娘,就觉得挺特别的。上我那儿去看呢,也挺受感动。当时她跟我说一句话,她说好好干吧,党支持你。后来她在总理家吃饭,她说她在宝坻遇到三个姑娘,邢燕子、铁姑娘、还有我。总理说青年一代就是要下乡,对我这个行动还是肯定了。在总理的授意下,黄宗英就写了《特别的姑娘》在《人民日报》发表。
  
  记:这样你就成了上山下乡的全国典型了,你是主动到农村,正好符合当时的精神。
  
  侯:对,我说这就是需要宣传知识青年上山下乡,抓典型,你说要是不抓侯隽,没准抓个张隽,李隽的,肯定是要抓典型,抓着我了,也是挺偶然的(笑)。
  
  C、很早就觉得这是种需要
  
  记:后来感觉对你的宣传就有点神话了,文革当中你受到冲击没有?
  
  侯:也揪斗我,因为我是全国劳模啊,给我一个“刘少奇孝子贤孙”的帽子。后来又被树起来,在报纸上又宣传。
  
  记:是知青大规模上山下乡后?
  
  侯:对。当时就有各种会议,省市县知青代表会,民兵代表会、妇联、共青团、各种会议你都要去,谁都得罪不起。不去人家认为你是骄傲,去多了在村里劳动的时间越来越少。然后我就晚上不睡觉,忙着写东西看东西,白天去干活,身体也不行了。
  
  记:这种生活是挺累的,而且这么多年。
  
  侯:有一次是一个记者采访我,谈着谈着我就睡着了,等我睁开眼一看,他还在那儿坐着。我说我怎么睡着了,我说我睡了多长时间?他说半个小时吧。我说你怎么不叫醒我呀。他说我看你太累了。那时候是太辛苦了。职务也是,七十年代最多的时候是13个,总理说侯隽职务太多,应该减少,说让我兼两头,中间的职务全减了,就是村党支部书记,共青团天津市委书记,就这么两个。
  
  记:你在窦家桥村干了多少年?
  
  侯: 18年,一直到1980年担任县人大副主任。
  
  记:文革中你担任国务院知青领导小组副组长,后来“四人帮”倒台你又被审查,知青典型也倒掉了,心理有落差吗?
  
  侯:说老实话,我还真没有,就是红得发紫的时候,我也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了不起。那时候我们村里确实有些知青,说这成绩都是大伙干的,你看她出名了,不就下来比我们早点吗。我给他们说,一旦不需要上山下乡了,就不需要我这典型了。我很早就觉得这是一种需要。
  
  记:但在那时候,心里还是觉得委屈吧,那几年心态是怎么调整过来的?
  
  侯:我在国务院知青领导小组干了3个月,1977年让我停止工作,检查交代问题。半年后我那段问题查清了,让我回原单位。回原单位只能回村里了,当时外面也有人说我黑了,这个那个,我们村群众就给人家打架,然后到我这哭。我看大伙不服气,我就在大会上做检查,我说,我确实说错话,办错事了回来了,回来了还当什么支部书记?大伙说那算啥错误,你在我们这儿10多年,是什么人我们还不清楚,你说在那干了3个月,天天犯错误能有多少错误啊?所以回来我接着当村支部书记。我说你们要是支持我的话,甭跟人家吵架,咱好好把窦家桥生产搞好,就是对我最大支持了。后来到1979年,我参加全国的知青代表大会,给大家正了名。
  
  记:你从那么高的位置,啪一下掉下来,幸好群众没有为难你。
  
  侯:我觉得我没有什么太大的包袱,因为我知道自己就是一个很普通很平常的人。你把我捧到天上去,我也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所以一直到现在,我对窦家桥村老百姓很有感情,因为我想下乡,没有能去的地方,他们收留了我,而且很善待我,那么多的运动,风风雨雨,他们一直保护我,没有人借着机会,侯隽倒霉了,落井下石。后来我说,只要你把根扎在老百姓中,从天上掉下来也不会疼。
  
  D、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
  
  记:我看你一直还是坚持自已的观点,说上山下乡是一种有益的锻炼。你这个说法你现在没有改变吗?
  
  侯:对,没有改变,不会变的。
  
  记:你现在怎么看你这大半生风风雨雨的岁月?
  
  侯:我觉得我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下乡对于我们这些人,这样做,吃了很多苦,受了很多罪,但是我认为是值得的,我始终感到农村需要知识,需要人才。我就是为人民做了这么一点事。人家说我这梦还没醒呢。我说醒不过来,问题就是不想醒(笑)。
  
  记:但是当年知青大返城已经用脚否定了知青运动,与你不一样,大多数知青都是被迫下乡的,你知道他们心中是什么感受?
  
  侯:我承认绝大多数知青并不想呆在农村,但要看上山下乡是否代表一个正确的方向,中国的农村落后,农业落后,需要年轻人带着知识文化到农村去,这是由我们国情决定的,当然知青下去是要吃苦,我至今认为这是一个方向。
  
  记:我听说你丈夫,是当年与你一起插队的知青?
  
  侯:是,我这爱人也是挺有意思,那不是他姐姐,我俩一块下乡吗,他是我女同学的弟弟。后来他姐姐走了,剩我自己了。他妈就说,你看你姐,这叫什么事呀,把人家侯隽弄去了,她走了,说你大小伙子,你能不能跟着去吧。我们那老太太,还是特别好,特别善良。他为了帮助我,1963年毕业就真来了。
  
  记:就是说你是女同学兄弟媳妇,结果真成了?
  
  侯:那不是编瞎话吗,当时根本没那回事。他来了还有一段挺不好办的,他来了没有粮食吃,人家姐姐的自留地、口粮还在我这儿呢,结果我一看,他也是几天把粮食吃光了。他不会做饭,我就做饭,洗洗涮涮我帮他,挑水啊,种自留地,力气活他干。那时我都登报了,我要说没有那事,他会认为你出名了,看不起人家了是吧。我就只能不声不响。村里就这么两个知青,互相帮助呗,时间长了,感情也不错。到1967年,我们村有个蹲点的县委副书记说,你们这么老大不小的了,总得考虑个人问题吧,大伙都那么说,你看大福怎么样啊?我说还行吧,人挺厚道的,不然他姐姐走了,他也不会来帮我。书记说,那就定下来吧,我说,行吧。
  
  记:你爱人叫什么?
  
  侯:司福玉。这就是缘分,他姐姐搭个桥,就走了。
  
  记:我看过《人民画报》上你的封面照片,那时追求你的很多吧?
  
  侯:很多人给我写信,但是我就觉得我在这里扎根了,就该在当地找一个农民,我又不愿找一个纯农民,没有共同语言,将来也不一定幸福,从有文化的这些青年里头看,他还比较强,要让我在这圈子里选,也只能是他了(笑)。

  评论这张
 
阅读(105)|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