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研究虚拟文献馆

前瞻. 客观. 包容. 中性. 冷峻

 
 
 

日志

 
 
关于我

建立“知青研究虚拟文献资料馆” , 为利用业余时间或退休后研究知青问题的非专业人员提供一个查询资料的平台 : (1)本馆资源基本来源于国内外公开的数据库、学术机构网站和出版物。 (2)所有论文观点均来自作者,本馆保持中立。 (3)欢迎推荐优质文稿。 (4)如涉及著作权问题 , 请告知。 (5)本馆不含敏感信息内容(或根据要求删改)。

网易考拉推荐

周恩锡:带队干部之路  

2017-03-19 18:28:41|  分类: 亲历者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带队干部之路

周恩锡

1、上山下乡之前

我知道知青上山下乡运动是在我1966年大学毕业,1968年分配到鞍山以后的事,大约1970年左右,厂里分配来第一批下乡知青,从他们的口中了解了他们下乡及回城的一些情况,知青谈的最多的是他们怎么回城的经历,不乏一些有趣的事情。比如:一个知青为了回城,买了一台上海三五牌钟表给了大队书记说:“我们家买了一台钟表放在您这里吧,请您多关照”,大队书记以为是送给他的,平时对他多有照顾,第一批选调回城时给了他一个名额,当他办好一切手续后到了书记家说:“谢谢您,存在你家的钟表我也该拿回去了,不等主人同意,自己动手拿着钟表扬长而去”,气的书记干瞪眼,无计可施。有的知青高兴之余会谈到,在农村为改善生活的趣事,比如:一个知青用一块馍泡了酒,喂给狗吃,狗酩酊大醉,半夜,去到社员家,狗一声没哼偷了回来,然后炖好,几个人连夜吃光,把骨头埋好,清晨,只听社员大声喊叫,“谁看见俺家的狗了”,没有人回应,更没有人承认,过些日子也就不了了之。那时,此类笑话还有不少,有的几乎让人笑掉肚皮,只是事隔40余年,大多忘记了。曾经的红卫兵,现在的回城知青,茶余饭后谈论最多的是当年去北京接受毛泽东检阅及各地红卫兵接待站接待他们的情景,有的谈到串联时,几乎走遍全中国,衣服是各处借的,到新疆借皮大衣,到南方借单衣,……,可谓借一道,吃一路,几乎没有花自己一分钱,过了一段共产主义的生活,现在想起来恐怕也是世界历史前无古例,后无来者的壮举吧!至于当年红卫兵破四旧,抄家,斗走资派,特别对当年打死人,砸文物等,好像是一个禁忌的话题,从来没有听谁谈起过。那年“十一”国庆节,厂工会组织到千山风景区游玩,鞍山人都知道文革时,千山庙宇在文革初期。受到红卫兵打砸的破坏,我曾问过某些知青,他们听说是某大学红卫兵砸的庙宇,至于那一派,那些人,则无从谈起,恐怕答案只能从历史考古中寻找了,“法不责众”,“无人担责”是那个年代红卫兵的通病吧!

那时,知识分子属于臭老九,我在车间劳动锻炼,担任操作班班长,有机会和知青工人接触较多,主要教他们学习车间操作规程,现场讲解及实际操作等,尽快能上岗操作。所谓的老三届是指1966年文革(从高三到初一的中学生,共六届)没有完成学业的学生,在接受程度上有很大差距,初一的学生基本就是小学生水平,什么化学方程式、催化剂、反应控制仪表等几乎一窍不通,为了达到上岗目的,费了不少力气。大约1971年左右,东北工学院开始招受工农兵学员,我们车间推举了一名原高三学历的知青,由于入学年龄偏大,学校差点拒收,厂里通过交涉才接受的;另一个车间推举了一名原初一的知青工人,两人成为的仪表专业同学,有一次我遇见原高三的学员,他说:“我“大一”基本上是等初一的,“大一”没有学到什么新知识,直到“大二”才开始学习,因为班里差距太大,也难为老师了”,从文革前十七年,“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为生产劳动相结合”,转到“教育为工农兵服务,教育与生产实践相结合”,招收工农兵学员,开启了中国和世界历史的先河,直到1977年文革结束。

2、下乡前的学习与培训

在车间劳动锻炼几年,特别是和老工人接触使我受益匪浅,直至今日回想起来仍难以忘怀。我被调到基建办公室设计室参加设计工作,正当我踌躇满志准备

大干一场的时候,一天,厂办公室通知我到到厂长那去一趟,厂长告诉我经过厂领导研究决定,我将参加鞍山市知青带队上山下乡,这是一项光荣而艰巨的任务,……,通知我在7月1日参加在胜利宾馆的知青带队干部工作会议,会期一周,在会议中获悉,1974年上山下乡的鞍山知青都必须有带队干部跟着一起下去,我们是首批知青带队干部,全市共505名,主要有两个地点,盘锦地区、昭乌达盟(当时,该盟属于辽宁省管辖)。1974年文革已经八年,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也已六年,为什么此时要派带队干部,会议中学习了毛泽东给知青家长李庆霖的信“全国此类事甚多,容统筹解决”,知青上山下乡运动逐渐暴露出许多问题,诸如:2006年出版的《尘劫?知青畅想曲》一书记载:“在全国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工作第八期会议简报上我们可以看到:辽宁省1968年至1973年,共发生摧残知青和奸污女知青案件3,400多起,四川省3,296起。”“据国务院知青办简报第11期登载,……黑龙江兵团发生奸污女知青事件365起;内蒙古兵团发生奸污女知青事件247起;云南兵团奸污女知青事件139起;广州兵团奸污女知青事件193起。其中师级干部2人,团级干部38人……黑龙江兵团简报第十六期登载,黑龙江兵团某副参谋长调戏女知青七人,边学习中央文件边调戏女知青。二十五团副团长在全国召开打击批斗奸污女知青罪犯大会的同时,还在办公室里强奸了一名女知青。实际情况比毛泽东和党中央掌握的要严重的多,不杀一批,不足以平知青的民愤。那时,会议中了解的情况比现在披露要轻,但足以触目惊心。会议中还学习了中央和辽宁地方有关知青政策的文件,带队干部下乡注意的事项等。经过一周学习,我从不愿意参加到愿意参加,了解到选派知青带队干部是知青上山下乡运动健康发展的需要,是保护知青身体的需要,也是我一个经历高等教育人的义不容辞的责任,更是领导对我的信任,是党中央、国务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之一。

3、在青年点的岁月

⑴基本概况

盘锦地区位于辽宁省西南部,辽河三角洲的中心地带,南临渤海辽东湾,又称“南大荒”,以盛产现在国内有名的盘锦大米著称。盘锦地区当时下辖大洼县、盘山县及台安县。大洼县是盘锦油田的所在地,盘山县当时还没有发现油田,是纯农业为主的地区,台安县也是农业县。我下乡的地方是盘山县曙光国营农场贾家大队,大队南距沟盘公路(沟帮子至盘锦地区)二里地,距沟盘铁路八里地,辽河水浇灌盘锦大地,以盛产盘锦稻米著称。大队下有四个生产队,我们有四名带队干部分别到各个生产队,一队青年点远离其它三个青年点,在一队社员居住地的南面数百米处有一字排开的两栋坐南朝北的平房,分别为男、女宿舍,两者相距约十米,男女宿舍是一个图纸建造的,中间开门通向南面走道,东西各有朝北的平房五间,每间约十几平方米,每屋住四到六个人,屋里垒了烧煤的通铺火炕,火炕占了房间的太多面积,再加上每人一个箱子,活动空间已经不多,男宿舍进门到过道右侧第一间是两间统起来的大间,便于知青集中开会及学习。距离女宿舍东面20多米有一处约十几平米的伙食房,里面有两口大灶,用于制作主副食之需,伙食房有两名炊事员及一名伙食长。一队青年点从空中俯看就像一条龙,伙食房是龙头,一排宿舍是龙身,盘踞在一队社员居住区的旁边,颇有藏龙卧虎之意。比如:大连知青徐渊,知青又叫他谐音(徐冤),一米八几大个子,他自小有先天心脏病,传说他只能活到28岁,还没有活够,就要辞世,来到这个世界真是有点冤。他母亲是一个高级裁缝,他自小耳熏目染,学会了不要量人体尺寸,就能裁衣的绝活。我听后,第一感觉是不可能,在知青们的鼓动下,我买了一块布,许多知青在场,让徐渊当场做了一条裤子,没有再改就能穿,真有点不可思议;沈阳知青韩老六(外号),自小随父亲学习太极功,到农村后仍天天清早演练太极,一副标准的体育身材,练习武术,传承国术绝对是个好苗子;青年点的点长赵宝令,出生在足球之乡大连,小赵曾说,他自小酷爱足球,不是下乡,他梦想去体校练足球,有很强的足球天赋;盘锦劳教农场知青小王,其父是国民党时期江西大学校长,因国民党员等原因被判刑,到盘锦劳改农场服刑,刑满后在农场就业,小王有很高的音乐天赋,一队的知青乐队就是以他为首组建的,曾通过有线广播在全农场播放实况。知青群体各种人才济济,试想,不是文革,不是停课闹革命,不是大串连,不是……,怎么会有六届学生(66高中生到初中生)同下乡的人间奇观。文革挡住了他们升学,就业的路,就只剩下“华山一条路”——“知青上山下乡运动”之路。我刚下乡住在青年点的第一个早晨,出门,只见女宿舍门前挂衣服的绳子上,挂着褥子,正在疑惑之间,一个女知青过来告诉我,是新来的女知青夜里尿床,在晾褥子,是自小得的夜尿症,她成了74年学校里能否下乡的试金石,她去别人就去,否则?那个女知青不无感慨的的说,这就是“运动”吗!

从1968到1974年知青上山下乡已经七个年头,一队知青来自四个地区,大连、沈阳、鞍山、盘锦劳教农场,从1968年大连,沈阳知青开始,各地区的知青几乎那年都有,极少数知青因招工,升学离开了青年点。最早下乡的知青,经过七年岁月的熏陶,由于家庭出身,社会背景等种种原因,和刚开始下乡时有了很多不同,随着年龄的增长,红卫兵的派系没有了对象和市场,艰苦的劳动磨练了他们的个性,知青之间打架斗殴,偷鸡摸狗之事基本绝迹。更多呈现的个人的事情,68年大连女知青,几年来一直呆在大连,究其原因,大队某干部利用职权对其非礼,造成精神错乱,只要从大连到盘锦友谊站下车,在通往大队的路上,就会旧病复发,所以一直呆在大连,沈阳女知青结核病久治不愈,常年住在沈阳东陵结核病医院,鞍山男知青,养了四条狗,大多知青下地干活,他牵着狗到处溜达,无人过问,经常爱往女宿舍串门……,总之,知青们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的思想教育的成果,呈现在人们面前的是万花筒般的景象,贫下中农更看重的是知青们的劳动成果是不争的事实。

⑵关心知青生活

知青运动七年过去了,现在知青点来了带队干部,有什么作用,新老知青都在看,农场的领导,大小队的干部,社员们都在看,提出知青点派出带队干部政策的领导也在看,面对几十名知青不同的需求,就是要保证他们基本的生活需求,秋天,进入青年点,首先看大队为青年点准备的冬季用煤,现有大队供煤要保证室内温度明显不足,我向厂里进行汇报,厂领导十分支持,从厂工业用煤中调一批优质煤到青年点,也包括食堂用煤,那年冬天,每看到酣然入睡的年轻人,我感到无比的欣慰。青年人除去劳动还要有其它的活动,在厂工会的支持下,利用青年点前面的空地,建立了篮球场,树起单杠,双杠等健身器材,休息时间,我们就组织大家打篮球,踢足球,到处一派生龙活虎的景象。有的知青生病,没有钱看病,我从厂里借了100元成立了互助会,没有钱从这里支取,有了再还回来,便于周转。我有一辆自行车,几乎成了知青到盘锦看病的专用车,盘锦地区风大,知青的口头禅,“盘锦一年两次风,不是东风就是西风,来回是半动力半推力,等于没费力”(打诨语)。现在想起来,当时在盘锦建设风力发电站到时不错的选择。

⑶在青年点的点点滴滴

从到青年点那一天起,我的定位就是知青的老大哥,更是知青中的一员。一个受过高等教育的知识分子,要带头从自身做起,针对青年点的歪风邪气,如:鞍山知青,养四条狗无人过问,很少下地劳动;个别知青,把吃剩的米饭扣在地上,当有人指出他的不对,他还不以为是,“我就到了,怎么着?”,对于国家号召知青扎根农村干革命,以及有的知青已经选调回城等诸多知青感兴趣的问题,我利用当时农村政治夜校的机会,连续讲了几个晚上,向青年讲明了几个观点:

⒈ 你们是祖国的未来,你们中的很多人很有才华,是文革挡住了你们的求学路,你们要为今后求学准备条件,我是大学生,在有时间时,可以为你们补习课程

⒉ 现在有的知青已经搞对象了,大连,沈阳两青年,男的已经选调回了大连,女的还在农场,将来两地生活会有很多困难。我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明利害关系

⒊ 针对一队女年轻社员许多没有文化,有的只认识名字的情况,说明知青下乡的作用,在知青的支持下一队成立扫盲班,负责年轻女社员的识字

⒋ 利用开会时机,重点学习中央和辽宁省有关的知青政策,青年点不许养狗,不能无故不参加劳动,青年点不是休养所,你们现在还年轻,你们的路还很长……。

快乐与磨难

青年点在经过整顿后发生了很多变化,秋天,收割后的稻谷在场院打场,知青和社员们每天要干到晚上九、十点钟,我也和知青们一起干到深夜,直到颗粒归仓,冬天,一队接到到某地出河工的任务,队长又把任务交给了知青点长小赵,小赵又把任务交给了男知青们,东北的冬天寒风凛凛,大家就住在工地临时搭建的窝棚里,我和他们一样住在窝棚里,收工后,外面白雪皑皑,汽灯下的知青们,学唱革命歌曲,真是温暖如春,尽管工期短,任务急,大家分片包干,提前完成了任务,受到农场领导的表扬。冬天,是知青点最难熬的时间,知青们的伙房里贴着毛泽东语录,为最高指示—“忙时吃干,闲时吃稀”。现在是农闲,只能吃稀。 伙房里就有大米,没有钱买蔬菜,有时就用盐水放些菜叶,一天深夜,一个知青到我们房间说,队里死了一匹马,说是病死的,当天给埋了,我们晚上给挖了出来,在伙房咱们进行了高温消毒,没有事,您吃吗?我说,行啊!他们给我送了一碗马肉、为了解馋,伙食长有次买了一头豆猪肉(猪身上有縧虫),说是价格便宜,又是高温消毒的烹饪方法,没有事?现在想起来颇有阿Q精神。知青们闲暇之间,到河沟里用渔网沾河刀鱼,汛期,在大河里摸鱼,秋天,在稻田里捉螃蟹,都给知青生活增添了快乐的气息,也部分改善了知青生活,至今难忘。春天,育苗,插秧是十分艰苦的劳动,但也是有趣的劳动,比如:盘锦地区农机站正推广自动插秧机,县里无偿给插秧,但很难进行下去,其主要原因就是自动插秧机与土地的平整及松软程度和水的深度,都对能否插好秧有很大关系,有时,刚插过秧的苗子,一放水就漂起来了;就说明土地不平、松软不一,插秧深度难掌握,一片片飘起来就得重来,使人十分恼火。队里只好用人工插秧,望着一眼望不到边的田埂,在地埂边给插秧者供秧苗,抛者需十分准确,看老农民准确抛撒秧苗,需要多年经验的积累才达到炉火纯青地步,育苗是全年稻谷丰收的第一步,更是技术活,有些老知青经过多年的磨练,已经和一些老农不分伯仲。有些知青说,他们刚到农场那时,插了一天秧回来,累的几乎连炕也上不去,有的女知青累的直哭,现在想起来,倒是笑个不停。那时,在插秧阶段,根据不同的稻种,在我的倡议下,生产队种了四块试验田,由不同的知青人员进行管理,秋天,收割季节,试验田产量进行评比,为来年种植何种水稻打下基础,具体过程忘记了。在稻田秧苗除草合拢后,有一段较清闲的时间,知青们就对女年轻社员进行扫盲教育,取得一定的成效,有一个女社员临出嫁时,送我一个笔记本,写下了简短的难忘瞬间,那时,政治夜校就放在男宿舍的大房间,社员们主要是年轻的社员也过来,大家学唱样板戏和革命歌曲,每天晚上搞得热火朝天,一天,农场的妇女主任来大队检查工作,晚上,到一队的知青房间看到如火如荼的景象,回去汇报后,农场知青办等各级领导纷踏而致,一队知青乐队实况进行了全县广播,我也到农场进行了有关情况的经验介绍。互帮互助,助人为乐的好人好事曾出不穷,盘锦劳改农场的女知青,在一天劳动后突然出现休克,被紧急送往医院,检查确诊为“缺铁性贫血”,急需输血,全队知青每个人都伸出了援助之手,把我的血输给她,就是大家的心声,就在争执不下的时候,青年点点长小赵说,“不要争了,斩钉截铁说输我的”,200cc大连青年的血输往盘锦青年的身体,输血后,需要加强营养,知青们从老乡家买了许多鸡蛋送给小赵,那时没有冷冻设备,一时吃不了,小赵又分送给每个知青,那真是充分体现了天下知青是一家啊!

⑷知青选调会

1975年是盘锦地区的多事之年,先是二月四日的海城地震,其中知青们受到了一次地震考验,所幸只听到闷雷声和房屋轻轻摇动,房屋及人员没有损失、夏天,发生了辽河,浑河,太子河的洪水,我和知青在辽河岸边坚守数天,取得抗洪的伟大胜利,一队知青无论地震还是抗洪前线,都赢得了领导及社员的好评。 过去,每年知青选调都要经过贫下中农代表的推荐,一队作为农场的试点单位,这次不经贫下中农代表的推荐,由知青自己推荐产生,如何做好这项工作,关系到每个知青的前途,在大队党支部的支持下,首先召开知青大会,讲明这次不经贫下中农举荐由知青内部举荐以及各市的招工名额,当时,油田招工名额也不少,如何处理去油田与回城的关系,为了防止选调会出现争执不下局面,就需要在事前,做好每个老知青的思想工作,作为带队干部就有义不容辞是责任,我和每个老知青都谈话数次,赢得了他们的理解。选调会开会前,县及农场都派代表参加了评选会,在评选会上,大连、沈阳、鞍山、盘绵等四地知青,相互体谅对方困难,比如:大连知青谭某,姐弟两人都是68届老知青,都在一队,谭某主动提出,“我姐姐身体不好,年龄偏大,这次我不走,把名额给别人,带队师傅说,明年或后年还有机会,都留不下”, 沈阳知青韩老六主动提出到盘锦油田工作,他说:“某某比我困难大,为了照顾家庭,他应该回沈阳,把沈阳的名额给更困难的人,”这种争留不争走的动人场面,使不少人当场流下了眼泪。在送别大连知青返城的时刻,没有人流眼泪,更多的是鼓励的话语,因为他们看到了前面的希望,只有和当地农民结婚的女知青,在送别时哭个不停,看着同来的同学已经返城,自己抱着农民的后代,心情可想而知,因为她们不知道未来的出路在什么地方。从1968到1975年,七年来,只有一对知青扎根在曙光农场的典型在告诉人们,扎根农村干革命,只是一句空话。

4、后记

在各级领导的支持下,经过知青们的努力拼搏,一队被评为盘锦地区先进青年点,点长小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我也在1975年8月间回到了单位,重新开始了技术工作。一晃几十年过去了,拿着当年和知青合影的照片,许多场景像电影一幕幕定格在我的脑海,久久挥之不去。鞍山知青小于是和我一起下乡,我们又是住在一个炕上的伙伴,可惜,在农场因为急性脑膜炎没有得到及时治疗,七天后死于鞍山医院,沈阳知青小马因尿毒症死于盘锦医院,他们没有看到知青大回城的时光,大连知青小赵(原青年点点长)回城后,开长途汽车运货,因车祸2009年死于山东地面……。我曾经在2002年,在大队知青代表(原大队党支部委员)小王及原大队党支部书记老王带领下,到贾家大队看望了健在的社员们,一队青年点房屋还在,已挪作它用,篮球场已变成民居,现在物事人非,慷慨万千,贾家大队发现了稠油田,一部分地方变成了油田专用,听现任大队党支部书记说,“一个在贾家大队待过的知青,现在是沈阳的知名企业家,他把当年在贾家呆过的沈阳知青都叫到贾家大队,吃、住三天他全包了,他作了一个报告,其中说,没有在贾家大队的艰苦锻炼,就没有我的今天,我青春无悔……。大队书记底下也承认,在贾家大队的数百名知青,成为企业家或功成名就者聊聊无几。1700多万知青参加上山下乡运动,现在的现状更是五花八门,有国家各级领导的知青群体,有现代作家的知青群体,有功成名就的一些人……,在21世纪,无论媒体或网站怎么宣传知青“青春无悔,岁月如歌”,“运动”阻挡了正在求学青年正常的路,改变了许多人的生活轨迹,如何看待,褒贬不一,墨写的谎言掩盖不了铁血的事实,当今社会,知青的多数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是不争的事实。让历史告诉未来的人们。


  评论这张
 
阅读(203)|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