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知青研究虚拟文献馆

前瞻. 客观. 包容. 中性. 冷峻

 
 
 

日志

 
 
关于我

建立“知青研究虚拟文献资料馆” , 为利用业余时间或退休后研究知青问题的非专业人员提供一个查询资料的平台 : (1)本馆资源基本来源于国内外公开的数据库、学术机构网站和出版物。 (2)所有论文观点均来自作者,本馆保持中立。 (3)欢迎推荐优质文稿。 (4)如涉及著作权问题 , 请告知。 (5)本馆不含敏感信息内容(或根据要求删改)。

网易考拉推荐

强汉顺:朱集知青小组大事记略  

2017-07-29 13:00:12|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朱集知青小组大事记略

强汉顺


        十年寒暑,怀满腔青春热血,有几多梦想成真?
  卅载春秋,看天下风云变幻,唱一曲悲歌亦壮

  1969年元月,下大雪,天极冷(蒙城历史上有气温记载最低的一年)。赵国屏、俞自由、周嘉瑜、胡嵘、迟宗景、俞仁杰、杨金弟8位知青到蒙城楚村朱集生产队落户。朱集庄贫穷落后,知青同老乡们同甘共苦,看病救人做好事,排除派性,选出最正派最能干的队领导班子,生产有了起色。赵国屏当大牲畜饲养员,迟宗景任出纳。
  1970底,杨金弟、俞仁杰招工离组。至1971年初,靠副业积累、贷款、社员凑钱及动用知青安置费,到上海买来手扶拖拉机,老乡们爱机如儿女,上集不准捎人,谁碰坏机子,机手有权揍他。周嘉瑜和迟宗景分别担任生产队会计、记工员,买回机子后,担任了拖拉机手。第一年,维修费仅用去8元多。1971年9月,户长俞自由任大队支记。秋天,因农忙时长期产生的自留地与队里的地之间争劳争肥等矛盾(“公”与“私”的斗争),收了社员部分自留地。同年底,赵国屏、周嘉瑜、罗芸等先后得肝炎。赵国屏恢复最慢,养病时间较长。队长施良富也生肝炎,在上海看病时,住在赵家。俞自由在指挥手扶机倒车时,大拇指被皮带扯断。迟宗景招工离组。
  1972年,国务院知青办调查组来朱集,代表毛主席周总理看望知青。虽然夏季发生过大水灾,朱集的小麦总产量仍从1969年的一万五千斤猛增至五万斤。队里添置了水泵、磨面机等机械,结束了抱棍推磨史。
  1973年春,《文汇报》发表朱集知青小组事迹“我们这一代青年人”。知青小组被定为省级标兵。俞自由任县委副书记,省妇联副主任,胡嵘入党。庄里的老乡极为兴奋,卖马卖柴借贷款,买来一辆上海丰收——35大拖拉机;以后拖拉机转给大队,社员积极性受挫伤。秋,周嘉瑜上大学。先后从外组调来陆伟勋、李怡曾、王东风、强汉顺、杨晋夫、王芬等六名知青。冬,省委主要领导电话指示,县委朱副书记率县各局局长来朱集帮助搞规划,投资17万。赵国屏等提出主要靠自力更生,知青制定了自己的蓝图“朱集畅想曲”。为节约钱,俞自由带老乡们到阜阳,步行三百多里拉回电线杆。整个大队,朱集庄先通电,但庄里的老乡家中一直未能接上电。整整一个冬春,挖芦沟修水坝,动土两万方(工程持续两年有余,滚水坝三次被水冲毁三次再建),劳动热情高涨,抬土狂奔,每日可达8小时。赵国屏任大队革委会副主任、胡嵘任民兵副营长。蓝图由王东风和县水利局的两个同志绘制,王东风后来是大队水电员。水利与电力的设计施工都是他负责。
  1974—1975年。大队成立基干民兵连,专门打机井、盖学校、建电灌站,胡嵘兼任指导员。批林批孔促生产,未见成效。办红民校,幼儿班,提高老乡们的觉悟和文化水平。搞过一个:“忆苦思甜教育会”,图文并举,老乡听时伤感不已,过后又无动于衷(能比“跃进”年还苦吗?)。朱集已在大面积种水稻,每天可吃到大米好面,但要再上台阶,很难。先后有地委书记、省委副书记等来朱集视察,看望知青。上海电影制片厂派创作员刘南阳来制作幻灯片。某杂志作家来采访,各地青年纷纷来信,热情洋溢,表示学习之激情,在云南、河南等地插队的上海知青及上海应届毕业生来朱集访问、考察,王小保落户朱集,白莉民插队大单庄,杨建夫到青年队。上海高校开办函授教育,小组有四人参加。在一次地区知青会议上,罗芸和外县的一批知青联名发表:“扎根宣言”。《文汇报》发表知青小组“六年规划”。王东风拒绝去上大学(上海戏剧学院舞美系)。此事是王东风对“四人帮”迫害他父母所作的一次反抗,但是被外界宣传成抵制“资产阶级法权”的典型。为了在宅基地上规划建新住宅,社员们门前家后最后两分地被吸去(每人给40斤粮食作为补偿)队里开了一个大菜园子,工分人头四六分菜。李怡曾担任过一年朱集生产队长。强汉顺担任生产队会计,陆伟勋是幼儿班辅导员,队里喂猪饲养员。罗芸除了协助生产队领导班子搞生产之外,长期从事育种工作,良种已被庄里老乡认同,良种培育已见成效。杨晋夫在大队机站开大拖拉机,风风雨雨,直到上大学。赵国屏住在青年队,青年队接受过30多名蚌埠知青,并调入上海知青许大公、于雪琴等5人。
  1976年,赵国屏、罗芸、王东风、强汉顺四人先后入党。俞自由先担任楚村公社(大公社)书记,后调任县革委会主任,主持县工作。赵国屏担任大队党支书,罗芸、强汉顺先后担任团总支书记、大队会计。胡嵘任楚村公社(小公社)副书记。县知青办王怀然主任带领路线教育工作队进驻朱集大队,批资本主义,搞整顿,目的也在于促生产,万曼影是队员之一。强汉顺代表知青小组到省报撰写“反击右倾翻案风”的文章,因无法把“理论”与实际联系起来,三易其稿未成文,幸哉!原立仓知青朱军。安农大毕业后,自愿到楚村公社担任农技员,并到朱集大队蹲点。为此,朱集大队在青年队里专门成立了农科队,由朱军负责搞科研。大队小学扩建成“带帽中学”(即小学带初中),王芬是学校负责人。王小保搞一段时间气象工作,建成过一座沼气池,当生产队出纳。陆伟勋、李怡曾分别因招工及上大学离组。朱集生产队生产仍徘徊不前。
  1977年,面对现实改变了方法。春天,朱集庄首先实行大面积包工插秧,此风迅速遍及全大队。1976年秋天办的酱色坊1977年见成效,用挣来的钱又买来一台手扶机,买回两匹母马(计划繁殖大牲口,卖钱),秋季用五百元现金参加分红。两分地还给了老乡,待队里有了钱再重新规划盖新宅。集体喂猪起于1970年,最高达几十间猪舍一百多头猪,队里派进最优秀的人去喂猪(施良富、罗芸都长时间喂过猪),也磅过几批猪,但队里的猪始终长不过户里的,这一年决定把猪处理给户里喂。在慰问团帮助下,朱集大队办起“朱集机械厂”,专做联合采煤机配套件;雇了两个销售员。当时大队一千二百人,农业产值12万;小工厂10多个人,产值同样可达12万。兴奋不已,有钱可以办多少事呵!又惶恐不已,我们似乎走上了资本主义道路!赵国屏为“校长”,强汉顺当“教务长”,办过知青业余学校,大队全体上海知青定期上课学文化,能者为师。周光妹从青年队调到朱集庄任会计。王芬参加文革后首次高考,考入华师大。
  1977年秋一1979年3月,由于人所共知的原因,俞自由被停职。赵国屏被免职。罗芸到省参加积代会,保留她个人先进,知青小组榜上被除名,罗芸拒绝接受个人先进。.原先知青上城可优待买化肥,此时一两不给,感慨万千。一个历史的转折期已经来临。小组大部分知青陆续回上海复习功课。1978年6月返朱集。门楼底下,昔日议生产队事情之处,成了温课学习的地方。考试结束,在地区、县考生中,王东风、赵国屏、王小保考分名列前茅,被重点大学录取,罗芸考入安徽大学农学系。赵国屏重任大队副书记,在俞自由等的帮助下处理善后(包括用小工厂挣来的钱给青年队和东部各生产队拉电,建小学校等)。9月,乡亲们用大拖拉机把王东风等知青送至蚌埠,送上火车。12月,强汉顺、周光妹病退返沪顶替进厂。俞自由去合肥培训,后调任天长县任副县长。1979年3月,胡嵘病退返沪,考入公安部上海某研究所。至此,上海知青全部离开朱集庄。
  附:原想写朱集大队全体知青,因材料收集不齐,时间地点搞不准,且头绪纷繁,没有写。
  本文由强汉顺起稿,曾经赵国屏、万曼影、王东风、胡嵘、王芬、罗芸等阅改。

(本文作者:原插队楚村公社,后上海家中养病。)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